? 第0620章 柳爸栾妈【第3更】-极品太子爷 ag贵宾|官网,好玩的ag视讯玩法|优惠,ag积分|官方网站

极品太子爷

第0620章 柳爸栾妈【第3更】

第0620章 柳爸栾妈【第3更】2017-11-15 16:18:5Ctrl+D 收藏本站

????第第3更】

????唐生呢,真的对踩这个姓晁的提不起多大的兴趣,他现在只是想捋清鲁东省的主要脉胳,比如官场比如商场,比如在社会上……官场中谁的影响最大,谁足以与之分庭抗礼?

????商场上谁的影响力最强?谁是振臂一呼鲁商共应的那位牛势人物?这些要mo清楚了。

????还有那个晁什么的,他才一个十八岁屁孩儿,他为非作歹的勾当,他当省委书记的舅舅不知道?不知道就是有人替他在遮掩?这个人是谁?可以肯定的说,这个人是说话有风的。如果让唐生相信姓晁的也能运控官商场中的优势力量去攻击别人,他真的不会相信。

????自己这个孩儿是有二世为人经验才这么牛势的,他姓晁的难道也是这牛?也穿越了?

????不可能,摆明了有人在后面惯着他宠着他,帮他的歹事掩饰修饰装点着,无它!

????鲁东是国内省份中占据很重地位的省份之一,它是环渤海经济圈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

????如果老爸来鲁东任职,先要考虑的是如何拿出一套属于他的施政方案,他的观点又如何让主政者采纳并付诸实施,因为老爸过来不可能当一把手或二把手,hún到四把手就不错了。

????这个需要政治上的运筹,以唐系的强大影响力来说,把老爸送上鲁东第四把手的位置也不是很困难吧?关键一条是要‘服众’;必竟你还很年轻,政治上43岁的老爸的确年轻啊。

????我们的二世祖就穿着kù衩在无比豪华的蓝牙宫里一边溜达一边想这些问题。

????而蛮呢,突然包养了一个大男孩儿,感觉压力奇大,主要的压力来源是因为惹了姓晁的,他本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的家势,抛开其舅这个省委书记不说,其父晁某人更是青市巨企集团的擎天人物,堪称是鲁省商界一面旗帜,东泰集团即便牛势也被其俯瞰!

????实际上蛮心里也知道,父亲只是东泰最大的股东,东泰也不完全是柳氏一家的,柳氏是强势控股股东,但是剥离了债贷资产,净资产就有限了,也许达不到5o个亿,而5o亿的5o%也就是25亿左右,百亿资产的继承说法,有一点夸大和笼统,细致一剥水份就没了。

????青钢总集团的晁氏则不同,先人家是独资,旗下的几个子公司才是合资,其综合实力远在东泰之上,只是社会上的说法很隐晦,说它与东泰差不多,其实是隐瞒着青钢的实力,为什么呢?因为晁军宏的舅舅是省委书记,那么因为这个,青钢就要低调,装也装下去的。

????知实情者甚多,有些资产什么的是隐瞒不了的,只是在社会上没造成太强的影响罢了。

????蛮的压力大,想把自己的纯洁终结在唐生手里,甚至只认识他一天就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一夜狂情也没有达到目的,反倒是叫她有些清醒了,然而木已成舟,都骑过人家脑袋了,我柳蛮肯定是姓唐了,即便他还没我捅破出血,但意义一样的,如此一来,闪电式的相恋就定了调子,也容不得蛮这种贞卓女xìng去更改,"qing ren"的定位有点那啥,但她心中不悔。

????总窝在家里躲也不是个办法,能一辈子不见人吗?有些事是躲不过的,必须去面对。

????蛮考虑了三两天,最终还是拔通了老爸的电话,“爸……你来看看我吧,我我有了!”

????噗,这么一句,把柳大总裁吓了一跳,有了?有什么了?你丫头不是让人搞大肚子了吧?你想气死你爹啊?柳大总裁就慌了,谁呀,敢搞我女儿?他找上老婆栾艺美就往泉城赶。

????柳宗权一般不在泉城总部,近来东泰集团在为了一个项目和人家争的很厉害,在龙岗市(沿海市)那边忙活呢,路上就和老婆栾艺美牢sao,说你生的好女儿,让人家搞了……

????栾艺美气的差点没晕过去,脸都铁青了,死丫头,老娘疼了你十八年,你这么糟塌你老娘这张脸啊?你叫不叫我见人了,她反驳丈夫,还不是你惯坏的?真要大了肚子咋见人呀?

????二人一路争吵着,快进泉城时也就渐渐冷静了,后来一想也不对,以女儿一向沉稳的个xìng,怎么可能轻易那啥呢?没任何征兆啊,栾艺美也是不信,冷静下来就拔了女儿的手机。

????“蛮儿,老妈知道我女儿不是那么轻佻的,你和妈,真的那啥了?你别吓我。”

????蛮噗哧一笑,“不吓你们肯来吗?为了公司的事忙的,也就塞我几个零钱,两个月不来看我,老妈放心好了,你女儿也没么随便,就是找了一个临时男朋友,他因为我惹了事……”随后就把与晁军宏的冲突说了一下,“现在我们窝在别墅里,根本寸步不敢离开。”

????栾艺美深吸了一口气,和自己猜想的差不多,但是另一种压力随之而来,以前也听女儿说姓晁的纠缠他,要说能和晁家结亲也是不错的选择,可姓晁的分明是公子,只怕十有**耍完了要踹掉你,即便因为家势结合,怕也是同异梦,这些能不考虑吗?唉……

????柳宗权听老婆一说实情也就放了心,“我就说嘛,我的女儿能那么没脑子?孩子怕是有一些压力的,姓晁的和我们对上了啊,商场上寸步不让,sī下里纠缠我闺女,我干他老母!”

????老柳十多年也没喷过如此没素质的粗口,把爱妻栾艺美都听的张口结舌了,如此可见,丈夫心里积压着对晁氏何等深重的怨气?这才叫苦大仇深啊,“别想多了,慢慢来嘛……”

????栾艺美是不可多得贤内助,也具备出奇的商眼战略目光,老柳能把柳氏在数年间推上这个高度,和爱妻的出谋划策不可分割,所以他对妻子极为看重,大事无不与爱妻商议定夺。

????“唉……艺美,我如何不想,在鲁东,处处给姓晁的压着,什么好资源好政策全是晁氏青钢的,轮都我们东泰时就是残汤剩羹了,我心里不服啊,不是这样,东泰早一鸣惊人了!”

????说到这里时,铁铮铮的大男人泪盈满眶,钢牙都要崩碎,栾艺美抓着丈夫的手轻轻rou。

????“不想了啊?他们压制一时,压不了我们一世,过了今年东泰就扭转战略,走出鲁东。”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受气不是这么受的,但说的容易,做起来太难,想一想柳氏的产业全扎根在鲁东,一但迁出去必然元气大伤,股东会都有可能分崩,所以迟迟不敢动。

????唐生这边终于被还了衣裳,“……穿上啊,我爸和我妈来了,没办法,只能求援他们。”

????“穿什么啊,就这样吧,又不是要见外人,kù衩一会也脱了,我又不怕羞……”

????蛮翻了个白眼,柔声道:“我知道你气我这两天把你圈在了这里是吧?赌气呀?这么点气量?人家还不是为了你好?出去给姓晁的收拾了才冤枉呢,行,你脱光了见我父母吧。”

????唐生哪是赌气?只是逗她玩呢,更知她不放自己出去的原因,又不能对她说‘我是谁谁谁的孙子’,装低调就装吧,不能装一半就不装了,他就一如既往的鄙屑姓晁的,“蛮蛮同学,我打一开始就没把他放眼里,他算个蛋吗?我拔一根蛋蛋下面的都比他腰粗,你信不?”

????“我信,我信……那啥,你蛋蛋下面有吗?”蛮问完自己先笑喷了,这是苦中作乐。

????“没有!”唐生回答的很干脆,“哥育不成熟,没长那玩意儿,借你的一根好了……”

????“打死你……”蛮羞了,别看她身姿苗条,绒草可是极度丰盛,快赶上萧太后了,当然,这个有点夸张,哈……野史传闻,辽国萧太后的绒草长及过膝,尼玛的,这是人吗?

????整装后的唐生又变成了大帅锅,蛮瞅着就眼亮,二十四后芳心有了归属的她,就瞅着他顺眼,横着看竖着看斜着看都顺眼,唉……女孩子都这样,这个心不能有归属啊!

????蓝牙堡门开启,柳氏夫妻在几个随从陪伴下入来,入楼时,随从们就没跟进来了……

????大厅中,他们看到了英伟tǐng拔的大男孩儿,哟……纯论外表,还真是人才一表英伟倜傥,难怪女孩子儿都喜欢帅锅,帅到掉渣时,会叫女孩子们失去理智的判断能力的,至于栾艺美乍见唐生时,就在心里啐了一句‘白脸儿’,主要是唐生太过英伟了,叫女人受不了。

????可仔细观他气质时,又有新的现,他的那种从容与淡定,这让柳大总裁极度的蛋疼。

????实际上柳宗权和栾艺美都没给唐生好脸子看,老柳甚至有点阴沉,栾艺美还有些淡然。

????必竟女儿把他领入了蓝牙堡,在他们记忆中,女儿不曾领任何一个男xìng来过这里的。

????既然领来了,那就是对他的一种认可,这叫一向自诩柳氏夫妻感到纠结,怨女儿轻率了,可孩子必竟是孩子,难免有做错事的时候,你能把她怎么样了?这也是他们气闷的原因吧。

????蛮真是一向惯的坏,这刻见父母脸色不善,知是在怨怪自己轻率领了男xìng来这里,便挤出眼泪装可怜,扑在老妈怀里诉委屈,栾艺美能怎么着啊?抚着爱女螓安慰呗,无奈。

????柳宗权则在沙上坐了,冷冰冰盯着唐生,“你叫什么名字,你在我面前装什么酷?”

????“爸……”蛮过来了,抱着老爸肩膀,“你别吓唬他,不怪他,我是硬领他来的。”

????老柳翻白眼了,瞪着的眼渐渐缓和下来,拍了拍女儿手,“坐下吧你,还玩深沉?”

????蛮忙给唐生使眼色,快坐啊,别惹我爸和我妈生气,顺着点不行吗?还耍个xìng呢?

????栾艺美也有些那啥的笑了一下,“坐吧,年轻人,我女儿看上你,还真是你的福气!”

????好吧,被你们鄙屑了也无所谓,我能和你们计较吗?蛮对我那么好,我能辜负她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