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40章 青竹山家宴【第4更】-极品太子爷 ag贵宾|官网,好玩的ag视讯玩法|优惠,ag积分|官方网站

极品太子爷

第0640章 青竹山家宴【第4更】

第0640章 青竹山家宴【第4更】2017-11-15 16:18:38Ctrl+D 收藏本站

????第0640章青竹山家宴【第4更】

????疆臣白焕笙的逝世,CCTV报道是突发性脑溢血,当然,内幕只有极少人才知道的。

????在鲁东,白家人晁家人闻听这个消息时都傻了,呆了,楞了,怔了,痴了……

????就是老百姓们也自发组织上街为了白书记戴白花,无疑老白为鲁中大地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他会永远活在人民心中,即便他的儿子那么的坏,但老白的逝世让大家想到与此有关,恨白战文的更恨他了,畜生,你真歹毒,把你老子都活活气死了,满街的哀声和骂声。

????青钢的晁公元白玉丹也都彻底骨溃了,他们的打击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儿子,然后是青钢股的暴跌,至今天市值崩泄到无法接受的地步了,仅仅两天,跌的谈不上什么市值了。

????然后就是白焕笙的逝世,他们知道白家和晁家完蛋了,我们这是得罪了谁啊?这么惨?

????飞机上蓉女也这么问唐生,他苦笑道:“管我什么事啊?他家子弟们要造孽,迟一天也是这种情况,甚至更悲惨一些,如果他们自身过硬,这场博弈还不止此呢,我也不是非要斗死人家,我是那种赶尽杀绝的性子吗?即便有些人该千刀万剐,可外甥是外甥,儿子是儿子,也不至于把他本人怎么着,是有疏于管教的责任,但是各人的孽债还要各人自己去背嘛。”

????他们临时回京,赶的紧些,都没订到头等舱,三个人坐在一起,唐生蓉女陈姐。

????实际上围绕鲁东省委谁接一把手这个问题,上面也展开了新的一轮讨论,白焕笙不是这个走法的话,讨论相于来说很平缓的,但老白选择了这种走法,也给鲁东局面留下了问题。

????有些问题尖锐了,老王家在沉寂了一阵子之后又出声了,必竟老白近年来与他们联系很近的,不是很明显的站队也是有这方面的趋势,谁也别瞒谁,老王家要是因为此事不出声,那些与之相联系的干部们又会产生什么想法?所以,迫于形势他们必须出声,而且要大声。

????反倒是掀起了鲁东局势变化的唐系或丁系没有明显的声音,他们似乎只是对事不对人。

????越是这样越叫某些形势显得扑朔迷离了好多,政治这玩意儿就是在模模糊糊中运控的,谁计高一筹,谁可能笑到最后,你强势出拳,人家没有回应,你却击在空处,着不了力啊!

????这种有力难施的感觉叫人很郁闷,所以,在老王家提出鲁东省委书记人选时,竟然是很顺利的被接纳了,王家老头子得知这个消息后却是一叹,沉重的道:“鲁东,这盘棋难走!”

????依旧是王系的干部去主持鲁东的局面,但新去的这位也是两面为难啊,白的旧势你接不接?他是因为什么逝世的,大家心里有数,不就是旧势出了大问题吗?你接?怎么接啊?

????你不接也行,你在鲁东就是光杆司令,你反而要看省长林之茂的脸子了,这叫什么事?

????所以在老王家人选敲定之后,他们也才考虑到这些问题,王老爷子一针见血的指出‘鲁东这盘棋难走’是非常鲜明的,那么鲁东可能陷入群雄害据的新形势中,这样会好吗?

????如果一年之后鲁东的经济又或各方面的工作都搞不上去,老王家推荐的干部就无能喽,那老王家的威信也就扫地了,这是一把锋利的双面刃,丁家也好唐家也好,其它几家也好,居然就这样看着王家陷入一个漩涡之中,人家要进,他们只是没拦而已,也没抢着要进。

????事实上,谁来主持鲁东这个局面也不讨好,最理想最合适的人选莫过于林之茂省长,可老王家在这个节骨眼儿不能不出声啊,他们更多的是希望能在讨论上引起争执,做出这个姿态就够了,与之相联系的干部也就看到了想看的王家态度,但是讨论没出现争的局面,汗!

????上述这些情况,是唐生下了飞机后在四叔唐天泗车上听他说的,陈姐和蓉女默默听着,没有回避丁海蓉,说明唐天泗把她看做了‘一家人’,事实上丁唐在鲁东的联手出击很说明问题,没有争这次鲁东之位,也是因为唐丁的联手不想暴露太早,示之以弱,让贤于人!

????换个说法,丁唐两家真的联手起来要搞定鲁东也是大有可能的,所以不急在一时嘛。

????眼下老白这个趟法,你们还要争来争去的,太失水准了,所以无论是唐家老爷子,还是丁家老爷子,第一时间就表明了态度,鲁东,我们暂时不插手,时机很不合适,会遭诟病。

????“对了,晁家那个太监小子到底准备怎么定罪?都这样了,我倒觉得他很可怜。”

????唐天泗哼了一声,“他有什么可怜的?罪有应得,可怜的是白焕笙,英明一世,却把一生荣耀败在几个不屑子弟身上,这个是什么外甥?那个是什么儿子?老白啊,命真苦呐!”

????蓉女也道:“四叔说的对,白书记的功绩党和人民不会抹煞,他子弟亲戚犯的罪,国家的法律也不会轻饶,功过不相抵,国内法制还没有健全到彻底的程度,但也不会瞎容情的。”

????蓉女的意思是说不会因为老白的功绩和这样的逝世,就免了他子弟亲戚的过失之罪,谁做的谁受,别人代替不了你,你还以为是古代那时候有什么免死金牌?这年头儿没那东西。

????“四叔,你说我合不合适去拜望一下丁老爷子?”唐生把话题转开了,开口问四叔。

????丁海蓉美眸一亮,心里也是怦怦的在跳,心说,小冤家的拜望象征意义可是非凡的啊!

????“哈……你急什么呀?眼下这么大的事,满京的风雨,要低调,过年时候再去不迟!”

????“嘿……还是四叔考虑的周全,那啥,蓉姐,过年时候我去和你爷爷喝酒下棋……”

????蓉女含笑点头,美眸中有无尽的柔色,看她在白战文面前凶的象煞神,在唐生面前却柔的象一弯水,你别说这情呀爱呀的实在是了不起啊,能把一个很刚性的人变成绕指的绵柔;

????先是送了蓉女回去,然后唐生上了青竹山,傍晚时分,老爸老妈也都一齐赶到了山上。

????一家四口,爷爷爸爸妈妈唐生,其乐融融的吃唐老爷子的简素之餐,平时他们要比这个吃的好,所以偶尔吃一顿这个特别享受,唐生体质好,一个人吃几个人量,只说不够,左一盘右一盘的上,吃的老爷子哈哈大笑,“难怪这小子在外面能折腾,原来这么能吃?”

????柳云惠一个劲儿的瞅着儿子,满眼里都笑,还不时的挟菜给他,那种无私的爱毫无保留,唐天则越瞅越瞅不下眼,“我说柳云惠同志,你不能太过份了,适当的也给我挟一筷子嘛!”

????老爷子和唐生一起笑,那叫一个开怀,柳云惠笑着白了一眼丈夫,“当着爸的面,你说你也不知道个羞啊?自己不会挟啊?爸,您再吃点这个……”她挟了一筷子给老爷子了。

????“好好……哈……我们老的小的全享受了,柳云惠同志这叫尊老爱幼,生儿,是不?”

????“是啊,爷爷,我妈一惯是这样的,您说我爸这个人吧,平时板着个脸儿,不苟言笑的,其实他心里也想和大家融洽融洽,比如今天,还给我们讲冷笑话,还好,我们全笑了……”

????“哈……”老爷子笑的更厉害了,柳云惠也是笑,“儿子,其实你爸有时还挺幽默的。”

????唐天则翻白眼了,瞪了眼老婆和儿子,“怎么着吧?你们是要联合起来调侃家长了?”

????“嗳,我说爸,你可别得意,在我爷爷面前,你就自称家长?放在过去要挨板子的。”

????唐天则一龇牙,瞅了老爷子一眼,汗,今儿有失水准,让老婆和儿子调侃的失控了,柳云惠也是剜他一眼,亏你那么大人了,是得意忘形了吧?他改口道:“我是二代家长嘛!”

????老爷子继续摇头失笑,心情好的不得了,唐天则却喊了,“小陈,小陈来一下……”陈姐就从外门跑进来,“那啥,把这个小子给我拎后院去,绑长板凳上,重打他四十个板子。”

????陈姐都不知该怎么应声,唐生拍拍肚皮站了起来,给陈姐圆场,“走,陈姐,行刑去!”

????他们就溜了出来,在阁楼一侧,没也有人,唐生就搭着陈姐腰肢,“别,给人看到呀。”

????“怎么会?嗳,陈姐,我得问你个问题,比如是真要打我,你能下得了手?舍得不?”

????陈姐香肩一塌,柔声道:“舍不得也得打啊,屁股肉厚又打不坏,就是你吃点苦头呗。”

????“我靠,嗳,你是我的人好不?应该向着我,而不是我爸,你就不怕我收拾你呀?”

????“那也要分情况呗,老首长最大,首长第二大,夫人第三大,小首长第四喽。”

????“唉,我算白疼你了,你应该是把我偷偷放跑,然后以身替过,这才是正确做法啊。”

????陈姐撇撇嘴,“这不附合你的原则,你也说过,自己的过错不能叫别人代替啊。”

????“我我真的说过吗?”唐生翻着白眼,手却滑上去大力捏陈姐的丰翘的股丘。

????“哦……没说过没说过,晚上我给你收拾总行了吧?”陈姐也受不得他这种挑逗。

????夜里,在青竹轩,祖孙三代人坐着聊鲁东的事,“爷爷,白书记追悼会您也要去吗?”

????“白焕笙这个人是刚愎了些,但总的来说是好的,主政的手腕很硬,却疏于了对子女的管教,也有些肓目的崇信自己了,关于鲁东青钢集团的那些破事,我不是听一个人汇报了,高层对他有看法的人不在少数,但是功绩还真是有的,这次追悼会嘛,你爷爷就不去了,”

????第二天有中龘央领导上山,请示白焕笙的治丧规格,老爷子给定了音,“入八宝山吧!”

????有了这句话,即便唐老爷子没去老白的追悼会上,但青竹山的明确态度谁也看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