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685章 二世祖的书法!【第1更】-极品太子爷 ag贵宾|官网,好玩的ag视讯玩法|优惠,ag积分|官方网站

极品太子爷

第0685章 二世祖的书法!【第1更】

第0685章 二世祖的书法!【第1更】2017-11-15 16:19:43Ctrl+D 收藏本站

????第0685章二世祖的书法!【第1更】

????先不说唐生的字写的如何如何吧,这句还算合折押韵的诗句倒是蛮新鲜的,临时编的?

????反正是应善龙莫忠煌之才是搜尽枯肠也没找到这几句词儿的出处,八成是小子随兴拈来的?如果是的话,倒也有丁点小学问了,蔷蔷和甘婧也在近处瞅着,哟,这字可漂亮呀。

????她们俩也看不出个什么艺术境界来,但觉唐生这四行字苍松挺拔似的有劲,好劲道!

????那个郁副总裁也在一旁瞅了一遍,眸中略现讶然之更摇头晃脑的出口来:

????两世壮志一世酬,莫白少年头;个中酸苦隐情由,莫问我心忧;

????老来闲居无所愁,莫扰人清修;朽木不雕灵不透,莫道智难求;

????的确是随兴拈来的,前两句里隐着自己两世为人再世从头的雄心壮志,个中苦况,不足以向外人道哉,谁也不能说啊,这玩意儿说出来没人信啊,就让我一个人在心里窝着吧。

????后两句是嘲讽清高隐世的应善龙,朽木两字在这里喻意深刻,就是明指他们倚老卖老。

????但是当时谁也没看出来这首闲诗更深的玩意儿,应善龙又或莫忠煌把更多目光放在了勾勾划划的笔体上,不觉暗自点头,端的是银勾铁画苍劲之极,没十年功底,绝对写不出这笔字来,可两个人都吝啬一句夸赞他的话,不想让小小秘书更得意嘛,只道了一句:不错!

????那个小年轻又过来把这幅墨宝煽了几煽就临时给挂在画架上了,大家又看了一遍才分头落坐,这一出讨教就算揭过了,应善龙也收起了小觑唐生之意,别说这小伙子颇有造诣。

????蔷蔷和他们坐了,就是觉得有点格格不入,自己坐着情郎却满地的绕,以秘书无座的浅资又把他委屈了,这叫我们蔷总心里着实疼了一家伙,她屁股上好象扎了钉子似坐不安生。

????甘婧子庄静,倒是立在一边,不再陪着唐生瞎转悠了,省得这个祸jīng又给你找茬儿,她就瞅着唐生刚写出这幅字看,真佩服死丫了,这么厉害啊?真漂亮死的字,怎么练的?

????唐生都溜达到了厅处去,打量这墨韵居的格局,苏式园子的风格,圆曲廊,花圃植被,楼阁接毗,颇有几分古代大户人家豪宅的气势,间中再走窜几个碎步绣花鞋的钗裙美nv就更象了,文化人儿就是会享受,这园子也很陶冶情平淡淡的无忧中透着一股静谧。

????里边他们的谈话声丝毫不影响唐生欣赏园子,从一进来莫忠煌摆出的这个态度,让唐生很失望,看得出来,老莫很不把蔷馨重工放在心上,我们承认蔷馨重工现在很弱,弱到没有自己的科技力量,但不代表我们永远那么落后,怎么蔷馨看上去很象个没内涵的暴发户?

????也许是这样的,但是你莫忠煌做为堂堂的一市书记,不应该如此浅薄的表露态度吧?

????其实是莫忠煌对中船集团先入为主了,在他心里,蔷馨重工怎么和中船相提并论?差的太远啊,中船郁正兴更表明了态度,一付要把银湾基地圈入中船的大姿态,在这种形势下,无非是多拉两家投资合作吧,蔷馨是因为有钱,我莫忠煌才找你的,离开你地球还在转。

????这样的心态下,就使莫忠煌有点轻视蔷馨重工了,因为他也不太看好蔷馨,有钱也没用,你拿下了银湾基地之后建设不了,这不是钱的问题,你的各方力量太差,不是人家小看你。

????实情是如情,唐生也心里有数的,他就是觉得的莫忠煌在今天接待蔷蔷这个蔷馨重工的老总态度上显得太轻率,也表达了他心中没把蔷馨重工放在某个位置上的想法,很直接啊!

????那么唐生溜达出去,等于是告诉蔷蔷,没什么好谈的了,咱们可以走了,一进我就看到人家的态度,也看到莫忠煌倚老卖老的姿态了,赋诗一首,让他们慢慢去琢磨吧……

????蔷蔷最了解二世祖的,他很少这么不给人面子的,小坏蛋的行事准则是你敬我一尺,我还你一丈,你要是和我玩狂妄,我md比你更狂妄,所以呢,蔷总就琢磨着找个茬儿离开。

????我心肝儿郎君都出去了,我让他久等了可不行,搞不好回去煽我屁股一顿巴掌才冤了。

????这边正说话着,甘婧突然就噗的一声喷出了笑,然后慌忙捂住嘴了,把螓首垂下了。

????很尴尬啊,我怎么就笑出来了?但是不笑也憋不住啊,唐生他也太坏了吧?汗死了。

????甘婧的目光从唐生的那幅墨宝上收回来,对四个人纳闷望她,更是不好意思,神è之间就慌了,蔷蔷这时摆出了老总架子,俏眸一瞪,“想见什么喜事了?至于吗?到外面去!”

????“是……”甘婧心里一抖,天呐,吓死我了,蔷总瞪眸时的威仪还是头一次领略。

????郁正兴坐的位置斜对着甘婧,她最初噗笑时,就看见了她的目光正从那幅墨宝上收回,心里就纳闷,这有什么好笑的?没素质……长的倒是秀气漂亮,花瓶?唉,现在的年轻人。

????蔷蔷哪是真训甘婧,就是借题发挥呗,然后就起身了,“对不住了,莫书记郁副总应先生,我这两个秘书有点年轻不懂事,尽闹笑话了,另外,莫书记和郁副总的意思我也有数了,又说我酒也不能喝,坐在这里反而扰了三位酒兴,今儿就告辞了,不劳相送,留步!”

????蔷蔷都没再伸手和他们握礼,免了吧,你们不敬我,我又何须敬回去?她含笑转身。

????做为主人应善龙要送送人家的,莫书记也算半个东道主,也要送一送,惟独郁正兴没动弹,他是真的没把小小的蔷馨老总放在眼里,给它们十年时间也发展不到中船这种规模吧?

????趁几个人出去的功夫,郁正兴又一次打量起唐生的墨宝,说实话,这笔字真写的漂亮,有功底啊,和应善龙的那些作品摆在一起独具风格,丝毫不差,只是自己没什么鉴别目光。

????外间传来应善龙和莫忠煌回转的声音,郁正兴也正把目光放的更阔的从整体上宏观的欣赏这幅字,然后就就觉得有点什么东西跳入了眼帘,仔细再看再细看,噗,他也喷了!

????正赶上应莫二人迈步入厅,见他望着那幅字也喷笑了,老莫和老应也就纳闷了,咋?

????他们俩也把目光盯到了那幅字上细细瞅了,郁正兴的笑有点憋不住的趋势,但又觉得自己真是失态了,难怪刚才那个漂亮秘书笑成那样,原来如此,他道:“竖子狂妄,无礼啊!”

????给郁正兴这么一提,应善龙也瞅出了问题,当时也是喷了,“哈……好小子,行啊!”

????莫忠煌也是厉害人物,继应善龙开声儿之后就看出了问题,原来唐生写的这四句是藏了头的闲句,起初看时后两句也没什么,前面说年少莫虚度,后面说年老有闲情,但现在把藏着头一揪出来,就知道后两句的讽味有多么足了,“……两个老朽?哈哈哈……当真无礼。”

????头一句开头‘两’,第二句是‘个’,第三句是‘老’,第四句是‘朽’,两个老朽。

????应善龙苦笑道:“忠煌书记,此子才思敏捷,胆大狂妄,虽是无礼之极,但年轻人还真不能缺了这份火气,这一笔字也极具造诣,没十几年功底写不出来,此子非池中之物啊!”

????莫忠煌心下纠结了,回过头想了想,就想到了自己今天待人接物时出了点问题,他也不由点头,“谁说年少者好欺?我们三个加一起快二百岁了,居然给个头小子耍了,哈……当浮一大杯啊,来来来,干一杯再说。”要说老莫的心胸还是较为开阔的,三个人就喝了酒。

????随即莫忠煌很正è的拔通了罗蔷蔷的手机,“……罗总,今天我莫忠煌失礼了,改日我请罗总吃饭,而且向罗总当面致歉,但有一条小小要求,一定要把你那个秘书带上,还没人敢骂我和应善龙是‘两个老朽’呀,准备和小朋友jiā往jiā往,哈……就这样,罗总海涵!”

????郁正兴听着莫忠煌的说话,也在反思自己的态度,我也是妄自尊大了,老莫,好胸襟!

????这边罗蔷蔷搁了手机,和唐生转达莫忠煌的说话,他却笑道:“老家伙还算有点肚量。”

????甘婧还笑个不停呢,“你也是坏,直接就他们骂成两个老朽了,再配上最后一句朽木不雕灵不透,也太那个损了吧?我当时真的憋不住就笑喷了,倒是让蔷总很失了面子呢。”

????“才不会,”蔷蔷也笑道:“我故意瞪你训你,叫个由头好溜呗,唐生都去外面了,摆明了不想呆了,我哪坐的住啊?屁股上好象扎了十个钉子,幸好你笑的及时,不然坐死我了,不过莫忠煌这个人是有点肚量胸襟的,那个姓郁的,我才不他呢,他眼珠镶脑上了?”

????甘婧也是怕蔷蔷真的对自己的喷笑有看法,听她这么说才放心了,一路上三个人就笑‘两个老朽’,“我佩服死我们家的二世祖了,诗才八斗啊,还玩藏头的?来亲亲以示奖励吧。”

????啧的一口亲在唐生脸蛋上去,然后蔷蔷就妖笑,她也不怕甘婧看出来,心知甘婧是唐生又一个预备后宫,迟早是一家姐妹,没啥好避晦的,甘婧心里也是这么想,蔷蔷不避自己就去亲唐生了,可见她没把自己当外人呢,这就无形中拉近了她们之间的距离,有助于相处。

????唐生揽着蔷蔷柔腰,“蔷,我得和谭宝真接触接触了,看看能不能打8561军械所的主意,如果我们能把8561军械研究所的技术力量借助过来,蔷馨重工才算真正有了灵魂啊……”

????“随便接触呗,我不就宠着你了吗?但凡你想接触的nv人我都支持,累了我帮你

????甘婧又哧笑了,唐生则颇为尴尬,蔷蔷娇笑着道:“别不好意思嘛,咱们啥关系?”A!~!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