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965章 不遵守法律不好【第1更】-极品太子爷 ag贵宾|官网,好玩的ag视讯玩法|优惠,ag积分|官方网站

极品太子爷

第0965章 不遵守法律不好【第1更】

第0965章 不遵守法律不好【第1更】2017-11-15 16:26:6Ctrl+D 收藏本站

????陈姐也跟着脸红了一下,蓉女翻着白眼,就是说啊,我家男人这么不堪?原来人家也有枪,还是一支水枪,汗死了,“几位,先客厅坐吧,”她先招呼人,唐生总得穿上衣服嘛。

????卧室门闭上时,陈姐咬着下唇紧紧抱住唐生,“都怪我,不应该离开你身边的,吓死了。”

????唐生搂着陈姐轻拍她的腰肢,笑道:“没什么吧?我一点不吓,我知道他们是龙家人,所以给胁持了也不害怕,这本书告诉我龙家人做事是有章和原则的,你有夫也看看。”

????“我才不看呢,那个小女人,我饶不了她,她嚣张的很厉害,我非教育教育她不可。”

????“算了吧,一场误会而已,”唐生摸到陈姐臀侧了,“不敢坏了我大事,小心挨煽啊。”

????陈姐第一次强倔的道:“煽就煽,煽也要教育她一顿,”她是横了心的,这次的事好丢人。

????唐生也知道陈姐很少这么倔,这一次她有点受剌激了,忍不住搂紧她,勾住她的下巴把俏脸托起来才看见陈姐美眸中有晶莹的泪光,她在自责自己的失职,“我以后都不离你半步。”

????对此唐生能说什么,俯首亲了亲陈姐唇瓣,微微点头,“公共场合入厕你也跟着去?”

????陈姐给逗的有了一丝笑容,低声道:“去就去,刀山油锅我也不惧,男厕所有啥可怕的。”

????“我怕啊,陈姐,我宁愿尿在裤子里也不去会公共厕所了,不然我家陈姐就给亵渎了。”

????陈姐噗的一笑,搂着唐生脖子正儿八经的道:“这一次你答应我教训那个小女人吧?”

????“这还什么都没谈,再闹的话误会不是更深了吗?丁家二叔也希望与黄浦商会接触。”

????“我又不是要杀了她,就是教育教育她嘛,让她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别再那么嚣张,都能想象到你给她用水枪顶着的窝囊模样,我这心里不好受,你就让我出口气吧?”

????“大丈夫能伸能屈,这也没什么嘛,不能死要面子不要命,把心放宽了就好了嘛……”

????“我是小女人,屈伸不了,你不让我去我就偷着去,你打烂我我也要去,求你了,”

????汗,陈姐这么倔的时候还是头一次,唐生微微点头,“切磋一下是可以的,要有分寸。”

????见他答应了,陈姐才喜欢,银牙一咬,小女人你等着,她捧着唐生的脸亲了一口才帮他拿衣裳,几分钟后他们出来,唐生坐到了正面,隔着茶几与龙妙香陈耀武握手,谦和的很。

????而陈姐则盯着那个陈婉香在较劲儿,陈婉香也是七个不服八个不愤的回瞪着陈姐。

????正装的唐生就更帅了不知多少,尤其悠容姿态极为惑眼,洒淡气质在举手投足之间无声的liú露圌出来,龙妙香和陈耀武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个年轻俊秀的帅锅不一般,是主事人啊。

????唐生手里还拿着一册《大上圌海》,笑呵呵的把书放在茶几上,“……正在看这这个,就被浦jiāng服圌务小圌姐xí圌击了,还哧了我一脸水,裹圌着一条浴巾趴在那里给擒下,从没这么狼狈过,”

????他自嘲的笑,还望了陈婉香一眼,陈婉香撇了撇樱圌唇,那意思是你笨圌弹呗,狼狈也活该。

????龙妙香来好意思的道:“我这个妹妹脾气有点烈,唐公子见谅吧,关于龙安泰的事,我刚刚也和丁小圌姐谈过了,他不代圌表龙氏家族的立场,你们怎么处理他,是你们的事了……”

????蓉女这时和唐生说,要留着龙安泰一起协助调圌查那个幕后人,唐生微微点头,又朝龙妙香道:“既然是内圌幕,又当别论,龙安泰在这期间也不会有任何危险,误会归误会,责任是责任,两码事,他既然接了行剌我的mǎimài就有shā圌人的动机,这个不好,共圌和囯是讲圌fǎ圌制的。”

????这一项zuì名是龙安泰摆拖不了的,不论你shā谁,你的shā圌人动机是有的,这是本质上的错误,虽然是未遂事圌件,可从本质上讲,你还是有这方面倾向的,那就要归类为恐怖份圌子了。

????陈婉香不服的道:“又没有shā了你,你装什么装啊?没见你刚才多狼狈?还吹牛皮?”

????一提刚才的事,唐生就苦笑,陈姐就怒了,突然就拔圌出了qiāng,冷喝道:“你信不信我崩了你?这里是你放肆的地方?”侍立在客厅中的几只小鹰纷纷拔qiāng,shā机漫布,入浸骨髓。

????一瞬间的变化令气氛大变,陈婉香并不怕这些,冷哼了一声,“有种你开圌qiāng,吓唬谁?”

????龙妙香和陈耀武都沉着脸不说话了,只是目光盯着唐生,他们也不信唐生的人会开圌qiāng。

????但是陈婉香的嚣狂真的激怒了陈姐,要不是唐生之前有吩咐,她真的会开圌qiāng圌shā圌人的,这时唐生摆了摆手,“你们都退出去,陈姐,你进卧室去休息一下……”陈姐哼了声转身去了。

????剑拔弩张的场面消失了,蓉女始终坐在唐生一侧没有动,她也知道会是这么个结果。

????唐生抬眼望了下陈婉香,“不遵守fǎ圌律不好,难怪地方zhèng圌府不敢接受你们,有原因啊!”

????这句话也正点到了龙妙香的疼处,是的,实情就是这样的,黄浦商会五大世家的确还存在作风上的任性,一方面是他们本身力量很强,却在魔都处处忍让,这让他们心里很憋气,另一方面是受着不公平的待遇,心里更不舒畅了,其三是龙氏囯际集圌团的实力真的相当庞大,却非要憋在共圌和囯魔都受鸟气,大伙都难以理解龙老圌yé圌子的家族战略,人家不欢迎我们,我们非要在遭受白眼的情况下热脸贴冷屁圌股吗?天下之大何处不可容身?非要受着气回囯?

????其实也就龙妙香理解曾祖父‘落叶归根’的愿望,她也力图想改变五世家后世子弟们的思想观念,可是至今为止,成效不显着,这要归于魔都zhèng圌府对他们的排斥造成的逆反作用。

????如果不是魔都zhèng圌府这么排斥黄浦商会,现在不是这个样子的,问题的根本不在于魔都zhèng圌府的立场,还是在高层那边,其实魔都正圌府只是在贯彻高层的精神,试想,龙氏家族在囯圌安部有备案,是jǐng惕对象,这个问题不解决,魔都zhèng圌府不可能转变对黄浦商会龙家的立场。

????丁汉忠试接圌触黄浦商会只是浅浅的开始,在公开场合他还没有发表过任何的正式言圌论。

????唐生也清楚问题的根本在上面对龙氏家族的看fǎ,但上面不代圌表所有人,只是一撮人想用有sè的目光去看待龙家吧?比如黄浦商会与魔都zhèng圌府在经济上唱反调,这就叫他们不shuǎng了,认为黄浦商会别有用心,在京中,象唐丁两家还真没接圌触过龙氏,对这个家族也不太了解,倒是关家老圌yé圌子(瑾瑜父qīn)曾在魔都主zhèng,对一些事相当清楚,可他又和唐家不对。

????所以一直以来,长jiāng之南的地域没有唐丁他们的多大影响,枝系也有探过这边来,但那种小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有的枝系只是厅级guān圌员,连省级层面都上不了,没甚作用。

????徽省的许奉天可以说是老唐家的一颗暗棋,这次他在京中治病,也bào圌露了出来,唐老圌yé圌子qīn自去医院看他,一方面是对昔曰旧部的关切,一方面也是正式表态让他重归唐系旗下。

????老圌yé圌子这么做无疑就是侧面支持孙圌子唐生发起的jiāng南战略,核心层有三员唐系大将,不乘这个机会向jiāng南扩展,以后哪有机会啊?jiāng北与jiāng南是两个概念,在经济上差一大截,要不是唐生营造出了以北涉南的有力经济形势,这个jú面根本就打不开,现在则有可能了。

????眼下唐生就看出来了,能与龙氏合作,远景何止是光圌明?这个家族对老美囯内产业影响巨大,试想,龙家若反水抽身,老美囯内的经济不得大跳水啊?这样的家族不拉拢,为何排斥?人家哭着喊着要‘落叶归根’,我们不能老是冷落人心嘛,即便在表面上做出某些姿态给老美看,但是私下里也该勾通一下吧?现在是明也不理暗也不勾,彻底的冻结着关系。

????其实王匡苗三家也有拉拢老龙家的意思,奈何龙家人不niào他们,也不知是因为什么?

????拉拢不成,那就让你弹疼吧,给你敬酒你不吃,你非要吃罚酒,那就别怪我们了吧?

????丁治忠也是看出了这种形势,才有了和龙家搭上关系的想fǎ,你们排斥的,我来接收,反正现在也处于zhèng圌治对立上,他也能理解黄浦商会在受到压圌迫后起的某种逆反心理,正常。

????龙妙香对唐生的这句说话也驳不回去,对方口气里分明有用大原则压人的嫌疑,可谁叫你落了把柄给人家呢?剌杀这种事正好给人家抓个现形,这叫有口难辩,让小泰害苦了。

????唐生见龙妙香无言,陈婉香也在对方拔枪之后更愤愤不平了,盯着唐生的目光更锐利。

????他却又道:“龙总,地方政府对黄浦商会的立场也不一定代表国家立场,如果你对体制内的情况有一些了解的话,不妨拭目以待,某些人代表不了谁,别人也不想让他们代表,比如我吧,人家要代表我,我还不乐意呢,至少得和我打个招呼吧?有些事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我们今天认识了,我也不会因为某些小团体对你们有看就要和你们划清界限,我就是我。”

????这句话就透露出了唐生的另一层意思,龙妙香和陈耀武对视了一眼,眸光都为之一亮。

????虽然之前陈婉香刚刚胁持过他,可是唐生的大度还是叫龙妙香陈耀武他们另眼相待。

????“唐公子,希望我们还会有坐下来谈合作的机会,今天给你添麻烦了,我代表为致歉。”

????他们都站了起来,显然是要撤离了,唐生也起身再一次和睿智沉凝的龙妙香握手,“当然,一定会有合作机会的,如果黄浦商会对航运事业感兴趣,可以试着和华航集团接触。”

????唐生直接点明了合作的方向,龙妙香心下大喜,“有机会的话,希望与唐公子再晤……”

????临出门,陈婉香还回头瞪了一眼唐生,蓉女陪着唐生送他们一行人出来,被陈婉香盯了一眼的唐生哑然失笑,“陈小姐不是因为没收获而抱怨吧?对了,你的水枪还要不要了?”

????“哼,你留着当记念品吧,我觉得的挺有意义的,”陈婉香还是嘲讽了我们二世祖。

????“小香香,不敢无礼,唐公子见谅,我这个妹妹惯坏了,多包涵。”龙妙香盯了一眼陈婉香,这丫头没什么经济方面的头脑,她压根就没从唐生的说话中听到什么有利用黄浦商会的东西,倒是平素任性胡为惯了,她脾气又烈又燥,一根肠子通到底,有时候真管不了她。

????唐生不以为忤,微微摇头,却是在外朝一直未发一言的陈耀武伸手相握,“陈兄的眼神很能给我一种奇怪的压力,那本书中的陈精武想必是令祖了,有闲暇时,我们切磋切磋。”

????“一定奉陪,唐公子留步,”陈耀武难得露出一丝罕见的笑,握唐生手时也感受到了他的不俗力道,这个看上去蛮文雅的俊秀帅锅还是有些底子的,只当他是一般人,原来不是。

????陈婉香又撇了一下嘴,朝她哥道:“哥,有某人不自量力,连我都打不过,还想挑你?”

????陈耀武也拿妹妹没办,的确是谁也管不了她,只是还算听龙妙香的话,不然这丫头能把天捣鼓翻了,三四年前她也曾报考过警校,但是因为政审不过关,给警校拒之了门外。

????一场风波暂时这样结束,在回龙宅的路上,龙妙香和陈婉香说了唐生他们的背景,“你这丫头尽瞎闹,唐公子绝对是有背景的人物,总参二部的人跟在他身边,我们怎么斗啊?”

????“总参二部也不能这么欺负咱们吧?倒是说,这次小泰哥做的不对,他挺聪明的,咋让人给利用了呢?等我见了他非好好羞羞他,就说我不省心吧,比他还算不错的吧?嘻嘻!”

????陈婉香朝龙妙香眨眨眼,她们姊妹情深,彼此间说话也没有顾忌,这时他脑海里又浮现出唐生狼狈的给水枪顶着趴在床上的惨样儿,不觉就露出一丝异样的笑,那家伙挺能装的。

????龙妙香道:“你这丫头听不出好赖话,唐公子的话里透出了一种交集黄浦商会的暧昧,也许那块坚冰会因为某些形势的转变而融化,谁知道呢?总之,有一线希望我们就不放弃。”

????陈婉香突然俯在龙妙香秀耳畔说了一句什么,龙妙香就娇靥陀红,回螓首更瞪她一眼。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