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68-970 三合一-极品太子爷 ag贵宾|官网,好玩的ag视讯玩法|优惠,ag积分|官方网站

极品太子爷

968-970 三合一

968-970 三合一2017-11-15 16:26:13Ctrl+D 收藏本站

????王彦湘又跑来魔都是因为那个剌杀未遂事件,跟着她的是尹祥和他的几个师兄弟们,王二小姐走到哪都会领一哨子人马,除了尹祥还有贴身的女内卫一名,她喜欢被簇拥的感觉。

????以前王二小姐从来都是充满自信的,不会把顶级圈里的公子小姐们放在眼里,那时候老王家拥有资产百亿的大敦元亨和永兴集团,但自唐生蹦出来之后,她就觉得没优越感了。

????几番争斗之后,唐生越来越难望其项背了,永兴和大敦合并之后也远远不是人家的对手,从政治到商业上,老王家都没能占半丝便宜,如今唐生的江南战略席卷数省,大有横贯长江之南的气势,她怎么坐的住?事实上不公是她坐不住了,王家匡家苗家全坐不住了。

????“……魔都的龙家是有利用价值,但是就怕唐生他们不上当,若是他们再合到一起,那就麻烦了,龙家在海外的势力应该不小,在魔都发展这些年,却始终和地方政府不和调,你那一招借刀杀人又是听了那个伍居士的吧?我怕会弄巧成拙啊,丁汉忠正想与他们接触。”

????王彦湘听了三哥的话也陷入沉思,“……唐生给龙家人剌杀,纵是有惊无险,也会和他们纠缠一番,我看不会这么快就谈什么合作吧?正要合作的话我们不是也有诟病之由了?龙家在解放前是旧上海的流氓地头蛇出身,解放后又跑到大洋彼岸去捧老美的臭脚,现在它们的商业利益在老美那边很深,高层对他们是很有看的,借这个机会正好打击老唐家呗。”

????王彦章却微微摇头,“怕没那么简单,上面有另一种声音,比如策反了龙家,他在老美那边的经济商业影响足够巨大,龙家若来一招釜底抽薪,老美小半根脊梁骨就有分崩之虞。”

????王彦湘也是聪明人,但还是坚定自己的想,“三哥,龙家老头儿和旧上海租界的三大亨算是一丘之骆,他怎么洗也白不了,揪住这一点不放手,唐家纵和丁家联手也不惧他们。”

????“唉……有些形势和观念会转变,要看人家怎么运作了,魔都这边一直从政策上抵御龙家的渗透,但是黄浦商会的影响还是与日俱增,刚刚有人和我汇报,邵小珏的华航和黄浦商会接触了,这个女人是彻底背叛了我们,她居然敢和有流氓背景的龙家接触?拿她开刀?”

????王彦湘翻了个白眼,“三哥啊,拿她开刀不是不行,可是老唐家搞着她的,没有老唐家的意思,她敢随便和龙家接触吗?她没那么傻,丁汉忠也在魔都,丁海蓉也在,分明他们联手在一起了嘛,丁唐暗合一起护着邵小珏,我们怎么动她?你把国安的人调去也没用啊。”

????王彦章叹气,“过去几年我们也一直想拉拢黄浦商会,有一些项目很资金,但是黄浦商会的投资方向总是不与市府搭调,闹到现在更是僵化,龙氏是有钱啊,据我所知,他们在国内的投资只占龙氏总资产的2%不到,这个全球性的大集团,至少拥有30万亿的总资产。”

????“不会是用美金来计的吧?”王彦湘也讶然的转头盯着三哥,七八十年的老集团了啊。

????“当然是用美金来计的,人民币在国际上又不流通,在亚洲勉强算是区域性硬通货。”

????实际亚洲有一些国家在储备人民币了,的确算是区域性的硬通货,当然和美金不能比。

????国际上的超大集团没有几十万亿美元的资产也不叫全球超级集团了,比如洛克菲勒摩根斯坦利罗斯柴尔德等等家族……《货币战争》一书中曾言,罗氏家族至少拥有50万亿美元的资本,可有人说罗氏未必比得上洛克菲勒和摩根,总之是众说纷纭,也没个总信儿。

????无论是王家又或匡家,还是苗家,都曾与魔都的黄浦商会有过接触,但正是因为他们一起伸出了橄榄枝让黄浦商会不好选择,结果几年来就造成了反面的形势,双方越行越远。

????中午,正和龙妙香宴谈的邵小珏意外的接到了王彦湘的电话,说要和她见面谈一谈。

????到了下午的时候,唐生正在浦江酒店卧室里和谭宝真聊亲蜜话时,邵小珏就赶来了。

????“……你继续休息吧,小珏来了,谈些事去,我知道你羞于见人了,不见也好……”

????谭宝真又羞又气,伸手扭着唐生大腿,嗔道:“还不是给你害的?我真要宰了你的。”虽被蹂躏了一夜,宝真的嘴还是很硬气的,拧唐生腿的手不知多么温柔,“嗯,你先去吧……”

????唐生趁机兜了一把她沉甸甸的胸端,“一只怕有三五斤重哦,我一会再来唆宝真姐。”

????“哎呀,流氓,快滚……”宝真拿他没办,挥拳砸他到上,脸上荡着羞笑神色。

????唐生出去和邵小珏说话,陈姐却进来了,宝真仍拥被而卧,身子是极度的不适应破瓜的症状,腿动一动都别扭,某处隐隐作痛,主要是喀秋莎太歹毒了,昨夜弄的时候还不特别觉得,今天才后怕了,一见陈姐进来,宝真玉面有若滴血,雪颈都染成绯色,“陈姐,你坐。”

????陈姐嗯了一声,在床边坐下,探了一下她的脉门,微笑着道:“没事的,睡得还香吧?”

????“你也取笑我?”宝真更羞了,“我昨天是喝多了,才被他趁虚而入,以后咋见人?”

????能怎么说呢?只能编这么个话遮丑了呗,见陈姐蛮深意的笑而不语,宝真更难为情,“我说的是真的,他太有力气了,摁得我动不了,我绝对不会饶了他的,想不到那么坏,唉。”

????陈姐笑着压低声儿道:“嗳,宝真,事已至此,就认命了吧,要是来硬的也不行呀,我给你讲,曾有过一个来硬的,惹得小魔王脾气上来,你猜怎么着?括约肌受损了,你也想?”

????噗,谭宝真翻了个白眼,咽口唾沫,吓声道:“没这么悲惨吧?那咋办呀?你教教我?”

????“咱们女人都这样,逆来顺受吧,反正遭遇了唐生,肯定是好不了,你只是其中一个,”

????她们交流的当儿,唐生也听邵小珏说了她和王彦湘见面的情况,原来王彦湘警告邵小珏不要与有流氓黑背景的龙氏接触,这不是个小问题,高层也这么认可的,你别执迷不悟。

????唐生撇了撇嘴,不屑的道:“高层也这么认识?老王家代表全部高层吗?好大的脸!”他拍了拍小珏的手,“该咋办就咋办,我倒要看看老王家他有多大的能量狙击我们的合作。”

????“我只听你的,反正上了你的贼船,刀山火海我也要闯一闯,”小珏反握唐生的手。当女人爱上一个男人时,她基本会全身心的投入,傻乎乎的不懂回头,爱不真不会这样的。

????小珏是有经历的女人,第二春的绽放是她的真正爱的情感的开启,在经历了许多之后,她真正懂得了爱,真正能看准一个人了,和唐生在一起后,她有一种极强的依赖感和归属感,唐生的为人和王彦敦完全不同,后者更利一些,反倒是把情感挪到了次要的位置上去。

????而唐生在这方面恰恰相反,哪怕是一个身世很平凡的女人,他也是先从情感进入的,从没有诱之以利,他虽然风流成性,但他喜新不厌旧,他脸皮够厚,我就这样,你爱来就来,你不接受我也不勉强,你要是不反抗,我就吃了你,吃了也不甩,会一直对你好,就这样。

????无耻的很坦白,很叫女人们无奈,但女人们偏偏一个个撞进来,甚至不想名份什么的。

????对邵小珏,唐生一方面是欣赏她的才能和为人,一方面是可怜这个女人的处境,老王家的薄情寡义,造就了一个可悲女性,谁这个时候对她好,肯定能换来她最真诚的情感相待。

????“晚上龙妙香就想和你见面,看得出来,她对黄浦商会的现状极为不满,想有所扭转。”

????“行吧,你联系她,咱们晚上一起和她坐一坐,黄浦五大世家舵手我都想见一见呢。”

????当夜,就是浦江酒店或包厅中,唐生蓉女小珏一起去与龙妙香为首的黄浦五世家主人相见,陈耀武也有相陪的,当然他的刁钻妹妹陈婉香也伴在龙妙香的身边,她们寸步不离。

????唐生与葛家葛长辉陈家陈光赞李家李志祥马家马占飞都一一认识了,也正式和日前胁持自己的陈婉香握手,狠捏了她一记柔纤,那意思是告诉她,你等着,我会讨回公道。

????陈婉香俏脸一红,白了他一眼,吃饭时却好几次偷瞄俊逸绝伦的唐生,他侃侃而谈,与龙妙香等人侃魔都和国内的产业形势以及许多发展,引导黄浦五巨头的思路向内地延伸。

????谈到国际形势时,不免会触及中东各地的冲突与南非利比亚的形势,龙妙香也想探探唐生对国际形势是否有了解,如果他只是个没实才的公子哥在充大也就罢了,试出他有点真知灼见的话,也许能进入下一个环节的接触,想撬开共和国冰封的政线,非得找个有背景的大人物下手,而这个唐生无疑就有相当的背景,至少龙妙香这是么想的,因为她很少有看不透的人,比如唐生,年龄不大,却深邃似海,但凡你谈到的事务,他都能讲出自己的看。

????这一点颇令龙妙香欣赏,夜宴后,陈姐突然出现了,她很直接的提出了向陈婉香的磋切,陈婉香也不夷然不惧,“……哟,我好喜欢啊,浦江大酒店有特设的娱乐房,我们去。”

????奇峰突起,一下子从商业转到了体力对决,龙妙香和陈耀武相对苦笑,还是因为唐生被肋持的那事,这个陈姐显示是不大服气,要从婉香这里讨回公道,他们一起移驾娱乐房,葛陈李马四人就先离开了,这些切磋不会影响大局,人家是想解心结嘛,他们就没参与。

????房中,陈姐和婉香换了装,都赤足登上了软垫子,唐生却是大饱眼福,好看耶!

????虽说陈家兄妹是精武陈的嫡传孙嗣,他们的确是很厉害,可是比起体质异变了的陈姐还是逊色,至少陈婉香就不是陈姐的对手,双方对阵十余合之后,陈婉香不由骇然失色了。

????一开始她还真能架住陈姐的十余记强攻,但是十余记之后就力不从心了,陈姐的身手融合了三家之长,早就把她从内卫的身手档次提升至了半宗师,纯论技拳脚,唐生也打不过陈姐的,他是底子力,有耐力能持久支撑下去,但他没有练过什么招,所以肯定不行。

????陈耀武看了这场切磋也自忖最多和陈姐平分秋色吧,纵是在精武迷踪拳上技胜也一筹,也及不上陈姐的气脉悠长,只到把陈婉香完全制倒在软垫子上,陈姐仍旧是面不红气不喘。

????可以说婉香小姐输的很不冤,被陈姐拧着胳膊,以膝盖顶着摁在软垫子上的狼狈姿态尽在唐生一目所视之下,他俏皮的朝愤恨不已的婉香眨了眨眼,怎么样啊?你爽了吧?

????就剩下两吧雪嫩的脚丫子在扑腾了,再没有挣扎起来的可能了,她也在这时认输了。

????那眼泪就淌啊淌的,陈婉香不想自己会输的这么惨,她倒不是恨陈姐,技不如人输了也活该,但是唐生的得意样儿让她很不顺心,气的想咬他两口,姓唐的,你等着,看我治你。

????龙妙香知道婉香脾气倔,这丫头怕还有后招,万一再与唐公子起了冲突可怎么收场?

????陈耀武观战之后先行离开了,他似乎在思索什么东西,也似乎从陈姐身上悟到了什么,他需要找一个安静的环境去消化刚才突有所悟的领略,另外,妹妹太刁蛮任性,该治一治。

????这边陈耀武才走,龙妙香要劝婉香几句,她却不依,手指着唐生,“你不是男人,你有种和我对决一场?我打不扑了你就跟你姓……”又一个要跟唐生姓的,这是搞什么嘛,哈!

????“好男不和女斗,我要胜了也不武,龙四姐难免要笑话我力甚欺人,还是算了吧!”

????“呸……你少吹牛,你不敢你就是乌龟,快去换装,我调息一下,不敢来就是这个……”陈婉香要拿唐生来出气,用手比划着爬龟的手式剌激他,试问,哪个男人愿意当乌龟啊。

????靠,小娘皮的,你想让我也压你一次?行啊,我不客气了,看来陈姐顶你不太爽?

????龙妙香也十分无奈,苦笑着唐生道:“唐公子,我这个妹妹太任性了,你多包涵吧。”

????“没关系,逗着玩的事,行,非要切磋我就奉陪吧,先说好了,输了可不许再哭鼻子。”

????陈婉香恨恨的瞪他一眼,“谁哭了?是你要哭吧?”她自顾自坐下调息了,不理唐生。

????陈姐则笑盈盈的朝唐生眨了眨眼,她才不认为唐生会输,他多强的体魄,纵是在招式上会输给对方,但死缠滥打的话还是能胜出,主要唐生平时没时间跟陈姐又或宁欣学什么招,那不是他的乐趣所在,能揍一般人什么的就足矣了,他也不准备要亲身犯险去对抗特种军。

????等唐生换了装出来,房的三女都望着他,他体魄浑雄,吊腿儿裤下面裸着一截小腿和赤足,予人十分力量的感觉,龙妙瞅着就有一些眼热,那天他给婉香摁在床上时也看见了,穿着衣裳时真是够斯文,可光着身儿时也太够禽兽,这种视觉上的反差令人感到很惊诧。

????等陈婉香调息完闭,她翻身站了起来,至少也恢复了八成以上的实力,她认为足够应付这个虚有其表的公子哥了,别看他一身精壮肌肉,只怕耐不住几下打击吧?非揍你的求饶。

????陈姐和龙妙香就在一边看着,她还给婉香打眼色,“香香,点到为止啊,不许胡来。”其实龙妙香的伸手也不差的,至少不比婉香差,只是她平素端庄有谱儿,不轻易显露身手吧。

????“请哦……”唐生摆出精典的黄式架子,脚下不丁不八的一立,蛮有个样子的,逗得陈姐掩脚轻笑,龙妙香也莞尔,她分明看出唐生闹着玩的意思很浓,倒是婉香不象闹着玩的。

????“你个欠抽的家伙,挨你的揍吧……”陈婉香就冲了上来,我让你**再?揍死你啊。

????唐生知道自己的弱点,招差人家一截的,挨打是免不了的,瞅准机会把她抱住压倒就OK了,陈婉香一扑上来,他却跳退一步伸手拒之,“等一下,我有话说,要立规矩的……”

????陈婉香气势一泄,气的翻了个白眼,“废话那么多呀?怕挨揍是不是?有屁快放吧。”

????她都快恨死这家伙了,刚才多丢人啊?趴在那里,给他的保镖用膝盖顶在尾骨上动也动不了,腿还撇开着,一付尴尬的姿态,气的半死了,不拿唐生出了这口恶气今儿能睡着吗?

????唐生知道她气的够呛,对她不善的口气也不以为忤的道:“我呢,只有几分蛮力,可不会什么招,我怕万一触到了你什么地方,你要说我耍流氓什么的,那样就不好了,因为我本身不会武术,陈姐做证,龙四姐也在观战,她们是见证人,你要同意就比,不同意算了。”

????话说唐生也够歹毒的,他是准备下手了,哇,那高耸的前面,傲翘的后面,不揩油的话不是白挨揍了吗?所以事先备案,揩了油也让她没得好瞒怨,她在气头儿上,肯定会同意。

????龙妙香也是蹙眉,但不好插嘴,果然,陈婉香迫不得已点头了,“随你的便,拳脚无眼,触了哪我也不怪你……”为了揍到这个家伙,她也豁出去了,甚至自负的认为不会失手。

????呀的又一声叫,蓄足气势的陈婉香第二次扑上来,唐生又后蹦拒之,“等一下……”

????噗,陈姐笑喷了,龙妙香也跟着翻白眼,心说这家伙太奸了吧?三番两次做弄婉香?

????“你又怎么了啊?事儿这么多?”婉香瞪着俏眸一付要吃人的样儿,真气的半死了。

????“那啥,我要先行运气嘛……”唐生假装摆了个马步蹲裆,啊啊的叫着空击了两拳,陈姐笑的肠子都抽了,眸角泪颗都出来了,龙妙香也被搞怪的唐生逗的抿着嘴一个劲儿笑。

????陈婉香则双肩崩塌,螓首一仰,朝天花板翻白眼,都泄了,可唐生在这时出击了。

????“开始……”唐生一声虎吼,就恶狼一样扑了上去,陈婉香猝不及防,惊叫着才撑起双臂,早给唐生贯足了力道的99公斤的身体扑翻在垫子上,陈婉香以肘击腹,唐生嗷的一声躬身,她趁机翻转娇躯,双手撑着软垫想起来,可唐生挨了一击又压了上来,才撑起一点的娇躯,硬生生给唐生重达200斤的身体覆盖在下面了,虎臂一环箍住陈婉香双臂,双腿一圈把她双腿也箍了,这无赖式的打是故意的,揩油呗,实实在在的压在这美人儿身上。

????好圆好弹的傲翘后丘,正好卡进在唐生的腹股沟,尼玛的,这个爽啊,当时就有反应了,陈婉香差点没晕过去,给硬邦邦的触住之后,她刚憋足的劲儿就一泄千里了,“你无赖。”

????“什么无赖?没人规定怎么个打吧?制胜为上,事前我和你说了,你别不服气。”

????“你你耍流氓,你快起来啊……”陈婉香羞极了,后面给顶的难受死了,我的清白啊,这时候更发现,他盘箍自己的双臂绕到前面,一手扣着自己一只硕耸,我的妈呀……

????龙妙香不由捂住了脸,这场面太惨不忍睹了,唐生也太奸诈了啊,这是比武切磋吗?

????陈婉香当时就哭了,“呜……你你欺负人……我我不比了……”她真的浑身发软了,那难言的景况怎么说的出口,太难堪了,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坏呢?心思得有多龌龊啊?

????其实唐生也很尴尬,这时候越怕那啥越那啥,那硬度是越来越坚了,他也龇牙了,可他自己控制不了,正好两个人相压相贴着,他的嘴几乎贴在婉香耳畔,这个得解释一下,不然就要闹出更大误会的,他轻声道:“陈小姐,我我自己也控制不了,这这怎么收场啊?”

????他居然询问陈婉香咋收场,而隐婉香呢,早趴在那里不想动了,你想啊,腿叉子里给顶了硬邦邦的家伙,那得多敏感啊?陈几乎把脸钻到软垫子里去,另过左边陈姐和龙妙香看不见的一面,蚊声道:“能不能先拿开你的爪子……怎么收场是你的事,你真是个流氓……”

????“我冤枉的好不?谁让你长这么漂亮呢?这一趴又正好卡你上了,能怪我吗?”

????怎么着?你还有理了啊?陈婉香羞愤的自杀的心都有了,唐生继续道:“介个真不能怪我,我也是个很正常的男人,对不起哦,我我先跑了……”他说着撑起身捂着裆跑了。

????不过他速度不够快,陈姐和龙妙香都看到了那微妙的情况,龙妙香更是羞啐了一口。

????在返回龙宅的车上,陈婉香爬在龙妙香怀里哭,“……完了我,姐啊,我可咋办呀?”

????龙妙香咬咬牙,瞪着美眸,“我会和他理论的,这人也太那啥了,切磋的那么无赖,太奸猾了,两次喊停,把你的气势全泄掉了,他却冷不丁的出击,真是个坏蛋啊,揍他活该。”

????“姐啊,我我半夜去宰了他吧?我不甘心啊,我我绝不放过他的,你能同意吗?”

????“宰什么呀?不是还有别的办吗?”龙妙香心中一动,“要不我给你去做个媒?”

????噗,陈婉香脖子都红了,“我我不要他啊,他那么坏,以后还不欺负死我?而且你不是调查过了吗?他他有若干情妇,被你怀疑与若干女人有一腿,我才不会便宜这个流氓。”

????“问题是你已经……杀是杀不了人家的,不说咱们力量欠缺,另外也关系着家族大计。”

????“那那我就白给他欺负了?妙香姐姐偏心,换过是你给他那么压过,你会甘心吗?”

????唐生知道她气的够呛,对她不善的口气也不以为忤的道:“我呢,只有几分蛮力,可不会什么招,我怕万一触到了你什么地方,你要说我耍流氓什么的,那样就不好了,因为我本身不会武术,陈姐做证,龙四姐也在观战,她们是见证人,你要同意就比,不同意算了。”

????话说唐生也够歹毒的,他是准备下手了,哇,那高耸的前面,傲翘的后面,不揩油的话不是白挨揍了吗?所以事先备案,揩了油也让她没得好瞒怨,她在气头儿上,肯定会同意。

????龙妙香也是蹙眉,但不好插嘴,果然,陈婉香迫不得已点头了,“随你的便,拳脚无眼,触了哪我也不怪你……”为了揍到这个家伙,她也豁出去了,甚至自负的认为不会失手。

????呀的又一声叫,蓄足气势的陈婉香第二次扑上来,唐生又后蹦拒之,“等一下……”

????噗,陈姐笑喷了,龙妙香也跟着翻白眼,心说这家伙太奸了吧?三番两次做弄婉香?

????“你又怎么了啊?事儿这么多?”婉香瞪着俏眸一付要吃人的样儿,真气的半死了。

????“那啥,我要先行运气嘛……”唐生假装摆了个马步蹲裆,啊啊的叫着空击了两拳,陈姐笑的肠子都抽了,眸角泪颗都出来了,龙妙香也被搞怪的唐生逗的抿着嘴一个劲儿笑。

????陈婉香则双肩崩塌,螓首一仰,朝天花板翻白眼,都泄了,可唐生在这时出击了。

????“开始……”唐生一声虎吼,就恶狼一样扑了上去,陈婉香猝不及防,惊叫着才撑起双臂,早给唐生贯足了力道的99公斤的身体扑翻在垫子上,陈婉香以肘击腹,唐生嗷的一声躬身,她趁机翻转娇躯,双手撑着软垫想起来,可唐生挨了一击又压了上来,才撑起一点的娇躯,硬生生给唐生重达200斤的身体覆盖在下面了,虎臂一环箍住陈婉香双臂,双腿一圈把她双腿也箍了,这无赖式的打是故意的,揩油呗,实实在在的压在这美人儿身上。

????好圆好弹的傲翘后丘,正好卡进在唐生的腹股沟,尼玛的,这个爽啊,当时就有反应了,陈婉香差点没晕过去,给硬邦邦的触住之后,她刚憋足的劲儿就一泄千里了,“你无赖。”

????“什么无赖?没人规定怎么个打吧?制胜为上,事前我和你说了,你别不服气。”

????“你你耍流氓,你快起来啊……”陈婉香羞极了,后面给顶的难受死了,我的清白啊,这时候更发现,他盘箍自己的双臂绕到前面,一手扣着自己一只硕耸,我的妈呀……

????龙妙香不由捂住了脸,这场面太惨不忍睹了,唐生也太奸诈了啊,这是比武切磋吗?

????陈婉香当时就哭了,“呜……你你欺负人……我我不比了……”她真的浑身发软了,那难言的景况怎么说的出口,太难堪了,这个家伙怎么可以这么坏呢?心思得有多龌龊啊?

????其实唐生也很尴尬,这时候越怕那啥越那啥,那硬度是越来越坚了,他也龇牙了,可他自己控制不了,正好两个人相压相贴着,他的嘴几乎贴在婉香耳畔,这个得解释一下,不然就要闹出更大误会的,他轻声道:“陈小姐,我我自己也控制不了,这这怎么收场啊?”

????他居然询问陈婉香咋收场,而隐婉香呢,早趴在那里不想动了,你想啊,腿叉子里给顶了硬邦邦的家伙,那得多敏感啊?陈几乎把脸钻到软垫子里去,另过左边陈姐和龙妙香看不见的一面,蚊声道:“能不能先拿开你的爪子……怎么收场是你的事,你真是个流氓……”

????“我冤枉的好不?谁让你长这么漂亮呢?这一趴又正好卡你上了,能怪我吗?”

????怎么着?你还有理了啊?陈婉香羞愤的自杀的心都有了,唐生继续道:“介个真不能怪我,我也是个很正常的男人,对不起哦,我我先跑了……”他说着撑起身捂着裆跑了。

????不过他速度不够快,陈姐和龙妙香都看到了那微妙的情况,龙妙香更是羞啐了一口。

????在返回龙宅的车上,陈婉香爬在龙妙香怀里哭,“……完了我,姐啊,我可咋办呀?”

????龙妙香咬咬牙,瞪着美眸,“我会和他理论的,这人也太那啥了,切磋的那么无赖,太奸猾了,两次喊停,把你的气势全泄掉了,他却冷不丁的出击,真是个坏蛋啊,揍他活该。”

????“姐啊,我我半夜去宰了他吧?我不甘心啊,我我绝不放过他的,你能同意吗?”

????“宰什么呀?不是还有别的办吗?”龙妙香心中一动,“要不我给你去做个媒?”

????噗,陈婉香脖子都红了,“我我不要他啊,他那么坏,以后还不欺负死我?而且你不是调查过了吗?他他有若干情妇,被你怀疑与若干女人有一腿,我才不会便宜这个流氓。”

????“问题是你已经……杀是杀不了人家的,不说咱们力量欠缺,另外也关系着家族大计。”

????“那那我就白给他欺负了?妙香姐姐偏心,换过是你给他那么压过,你会甘心吗?”

????对于唐生来说,便宜是占了,形势也在发生微妙的就化,别小看这一点男女间的小接触,它肯定会对大局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首先龙陈二女对唐生的观念要转变,怎么转变呢?

????光是作生意搞合作也就罢了,这要是纠缠上儿女私情,肯定会加深接触的层面与进度。

????陈姐回来后和蓉女宝真戏说唐生箍压陈婉香的情况,三女都笑的喷了,太坏了啊,“……也是怪我,应该制裁了他的,你们也知道,他那方面的反应太灵敏,不触都那啥,触住了还了得啊?陈婉香给压着一动不动了,估摸着当时浑身发软了吧?”蓉女笑,宝真也羞笑。

????“我看那个陈婉香江湖习气较重,不会善罢甘休的,指不定会悄悄来找唐生的麻烦。”

????蓉女这么猜测着,陈姐撇了一下嘴,冷哼道:“她来是就是肉包子一枚,看我怎么收拾她?我剥她个清光扔到少爷床上去,看看谁厉害?但愿她不要来,不然她以后得改姓了。”

????说到改姓,谭宝真没来由的脸红了,汗,我不就改姓了吗?想起昨夜的光景,心跳加速。

????此时,唐生在浴房喊了,“谁给朕来搓澡呀?我都趴好了呢……”真是无耻的喊话啊。

????谭宝真慌忙朝二女摇手,“我不会的,你们的事……”她就站起来想逃回房去,蓉女一把拉住了她,“别跑,小心我和陈姐把你剥清光塞到浴房去,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的哦。”

????谭宝真捶了蓉女一粉拳,她却朝陈姐一挤眼儿,笑道:“剪刀石头布,决定喽?”

????没子,那就猜大小吧,结果头一局就叫谭宝真的剪刀碰上了两颗石头,“啊……你们不会商量好了吧?”蓉女笑的打颠儿,“怎么会?明明是临时动议的,自己乖乖去,不然…”

????“怕了你们啦,我我去……”谭宝真也不再拿捏了,这样更易容和她们打成一片的。

????浴房里,唐生趴在那里哼着歌呢,赤果果的在冒充‘朕’;闻得脚步声入来,也懒得睁眼,美美的等着给搓背捏腿呢,哪知坚丘先吃了一巴掌,“呃……”睁开眼一看是谭宝真。

????“害死我了你……”宝真羞羞着俏脸,煽完了又拧,不过是很情意的那种,小男人的坚丘太弹韧了,以她一向的矜持也忍不住去搓捏着玩,俯下身啐他,“咋那么坏?压那个女的。”

????唐生翻了个白眼,“要打赢她的话我可能也要变成猪头,所以出其不意攻其不备,男人是要坏的,不坏没人爱呀……”说着伸手想勾搂宝真,却给她又煽了一记,“我看你敢动?”

????这边浴室飘散着春色时,龙宅二楼的某浴房里陈婉香也在搓洗雪躯,活了二十三岁,头一次给顶的那么难堪,要说给陈姐顶还好一些,难堪是难堪,但必竟不龌龊啊,可是给唐生顶就不一样了,我遭报应了啊?我用水枪顶他,他用那个恶心的枪顶我?以后咋见人呀?

????午夜,翻来覆去的睡不着,陈婉香最终还是跳下床穿上了紧衣装出来,驾车直奔浦江。

????她前脚才走,龙妙香也处理了一些事务洗过澡来她房间,却发现空空如也,呀,糟了,这丫头八成是去找唐生算帐了,你傻呀你?你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可再一再二,岂能再三?

????其实正如蓉女所料,陈婉香身上有股自由散漫的习气,很江湖化,没有自我约束力,她是想到啥就做啥,可是陈姐又或蓉女都足以把她降服,结果呢,才送上门来就给生擒活拿了。

????唐生裹着浴巾半仰在床上看野史,身侧是才和他折腾过的邵小珏,她在浦江另开了房间,人多眼杂,怕给传出说,唐生正好在她这边歇着,短信发过时,唐生一瞅,大肥羊来了。

????他俯首吻了一记邵氏,“你歇着吧,那个姓陈的丫头不服气,半夜又来找事,我去一下。”

????邵小珏扁了嘴,“她呀,我看是鬼迷心窍了,非得把自己送到刀俎下,去吧,别留情。”暧昧的抛给唐生一个媚眼儿,唐生却苦笑了,拉过薄毛巾被搭在她雪躯上,“我能吗?”

????这边陈婉香才混进来,就在房里给陈姐和蓉女活擒了,有生以来头一次品尝给人家点的滋味,陈婉香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我不服,你们没给我公平的机会?我要见姓唐的。”

????二女可不留情,把她摁在床上就剥清光了,陈姐冷笑着拍拍她吓白的脸儿,“我家公子专治野丫头的,你自己送上门的,别说我们欺负你呀。”陈婉香粉泪涟渏了,“不要啊……”

????她是真的吓坏了,“我认输,我认栽,我再不敢过来了,你们这样做,龙家人会报复的,”

????这时候敲门声传来,蓉女去开门,在唐生进来之前,陈姐拉毛巾薄毯遮住陈婉香的身子,无声的一笑就退了出去,她出唐生进,陈婉香的心差点从口腕里跳出来,“你出去,快点。”

????“我说你是不是搞错了?在我的房间里让我出去?要喧宾夺主啊?”唐生笑着在床边坐下了,还是一条浴巾裹着身子,走过来时就能清晰的看到浴巾下晃荡的东西,太恐怖了吧?

????“我我不是来找找你麻烦的,我我就是想和你谈谈,谁知给你的人活擒了……”

????“嘿……是来宰我的吧?切磋的时候你怎么说的忘了吗?你说输了就跟我姓,嗯?”

????“可我输了吗?”陈婉香自个儿问出这话后脸也红了,我那到底算是输了吗?算的吧?

????“你没输吗?”唐生反问,“那我现在再爬你一次,你要是不认输就算你赢好不好?”

????陈婉香尖叫,“不……不要,我我认输了,算我输了,可是我这次来真没恶意的……”说完又脸红了,自己都不信自己说的鬼话,我栽的这么惨呀?曾祖父的脸都给我丢光了啊。

????唐生却道:“我相信你没大恶意,小恶意是有的吧?比如说揍我一顿,让我道歉啥的?”

????陈婉香不擅说谎,眸光垂下也就等于默认了,对这个家伙的头脑还真是佩服,“我承认。”

????“嗯,弯瑞固得!”唐生笑了,“你比我大,我叫你香姐吧,今天纯是个误会,以前也是个误会,你也用枪顶过我,我也用枪顶过你,咱们扯平了,这样行吧?你同意,我放你走。”

????“真的?”陈婉香美眸一亮,再望向唐生的目光多了一丝异样,他好象也没那么坏?

????唐生点点头,“我进来时蓉姐告诉我,你已经被剥光了,其实我都这样了……”他揭开了腰间的浴巾,凶悍的喀秋莎颤巍巍挺着,陈婉香啊的一声尖叫,双手捂住了俏脸,呼吸都止了,唐生却又道:“难道你能怀疑我洞穿你的能力吗?误会就是误会嘛,你说算扯平不?”

????“算算的……”吓死了,陈婉香捂着脸的手支开一条缝,唐生又围上浴巾起身了。

????“陈姐,来一下……”随着唐生的轻唤,陈姐就进来了,陈婉香心慌的瞅着他们俩。

????唐生轻抚陈姐的香肩,“放她走吧,人家是黄花大闺女,我不能糟塌良家妇女了……”

????言罢唐生就先出去了,陈婉香深深舒了一口气,陈姐过来揭了她的浴巾毯,照她"qiao tun"煽了一记,陈婉香浑体一震,受制的脉就豁然贯通,“……你走运喽,我家大少发了慈悲。”

????几分钟后陈婉香才出来,唐生则坐在客厅沙发上看书,朝她徽笑颌首,一侧傍着他的蓉女似笑非笑的瞅着她,陈婉香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心里慌慌的,低声道:“唐生,我走了!”

????“路上慢点开车,再来做客呀!陈姐替我送送婉香姐!”唐生把称呼也变了,贼猾啊。

????陈婉香脸一红,匆匆走了,蓉女却捶唐生胳膊,“又用这招欲擒故纵?当年是对我。”

????“哈……这招很厉害的,丁海蓉都抵挡不住,她更嫩一些吧?龙家啊,要勾搭上的,我也是不择手段嘛,蓉儿,你说那个龙妙香怎么样?让我瞅她更有味儿,你替我参谋参谋?”

????噗,蓉女倚在他身侧,不吝啬的把自己的丰硕压迫着他,娇笑道:“我现在得承认,我家男人是个超强风流鬼,这二位怎么说呢?龙妙香更胜一筹是肯定的,婉香也不错,有股刁辣味儿,可悲的是她们都和你感兴趣的龙家有关系,你又存心谋算她们,这俩人可怜了。”

????陈婉香出来就在楼梯下撞见了急急赶来的龙妙香,还领着几个人呢,“没事吧香香?”

????摇了摇头的陈婉香苦笑道:“又栽了呗,坐我车上说去,”她们上了陈婉香的车,龙妙香带来的车就在后面跟着,在车上她把程度说了一下,隐去了唐生耍流氓的那一节,“……姐,我以后都没脸找他麻烦了,可我心里不愤啊,姐,你帮我报仇吧,我只能指望你了……”

????龙妙香直翻白眼,心说,我行吗?看到他时也会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这些年可未曾有过。

????第二天,龙妙香果然约了唐生去魔都上岛咖啡茶座,唐生领着陈姐去赴的约,他和龙妙香对坐在半包隔断中,陈姐闪的稍微远一些,为了不影响他们谈话勾通吧,她一向如此。

????单独面对唐生时,龙妙香更紧张一些,心里都想不明白自己怕啥?总是感觉莫明其妙。

????“我总是觉得有一双无形的眼在盯着我,好象走到哪里都有这种感觉,是国安的人吧?”

????龙妙香很坦承的问唐生这个问题,也是在试探他的底子,看看这个小男人到底有多深。

????唐生很随意的左右扫了一眼,微微颌首,“具体是不是国安的人,我说不准,但你说有人可能盯着你,我也相信,不过现在你和我交集了,他们要是识相,很快会撤离的……”

????“听唐公子的口气好象能摆平很多事,其实我们龙家真的想往内地发展,但一直不行。”唐生的这句话里透出一股强大的自信,由不得龙妙香不信,望着他深邃的星眸不由怔住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