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10章 省城的风风雨雨(5)【第1更】-极品太子爷 ag贵宾|官网,好玩的ag视讯玩法|优惠,ag积分|官方网站

极品太子爷

第0310章 省城的风风雨雨(5)【第1更】

第0310章 省城的风风雨雨(5)【第1更】2017-11-15 16:11:11Ctrl+D 收藏本站

????那晚,唐生先送了唐瑾去家,转出来又去了关瑾琇家里,因为约好了要和窦云辉一起吃饭的,一开始老窦感觉有些诧异,就是和那个貌似女儿的小男朋友吃饭?有点不搭调嘛。

????关瑾琇也是没办法,就隐晦的指出唐生是老唐家的嫡孙,窦云辉才恍然大悟了,又说了一些过年期间发生的事,因为关家的事,小唐生把丁家丁海军的鼻梁骨都敲断了,然后又动用唐天泗的权威,在青竹山道上解救了因大案而遭劫杀的关瑾琇,仅此两桩足够震撼。

????夜宴时,唐生与这对即将复合的有情中年男女侃侃而谈,丝毫没有面对大员高官的那种窘迫,反倒是关瑾琇和窦云辉有点放不开,这少年的能量着实是大,予人的感觉极是不同。

????唐生为什么在回了省城后不回家而在这里和关窦二人连摊儿吃饭呢?他有他的想法,眼下不是老爸给下放到江陵小市了吗?少年回省城装丵B啥的没人护驾可不行,光凭老妈柳云惠的力量显然是单薄的,她在省级权力层面上没有半点话事权,所以,只是让老妈烦恼。

????也不是柳云惠解决不了问题,她随便往京城拔个电话什么的,份量要比唐生重的多,比如给唐天泗打个电话办点什么事?搞不好唐天泗他得亲自跑到南丰市来替二嫂解决麻烦。

????主要是丈夫唐天则目前还在政治蜇伏期,不想在江中省就暴露出自己是老唐家的嫡子。

????所以过往好多小麻烦什么的都忍了,这是老爷子的意思,受点小气能磨练你的胸怀,不要斤斤计较,成大事者,不拘于小节,永远要怀着政治家求大同存小异的伟阔胸怀才行啊!

????老人家的传教令唐天则和柳云惠受益无穷,他们夫妇对老爷子的敬服是发自骨子里的。

????就拿老爷子宠唐生的事来说,宠归宠,但老人家也是有底限的,七八年没见孙子,他就知道小家伙不上进了,他父母不敢领他来京城,这叫老爷子心里也悒忧的很,今年突然让唐生回来了,老爷子自然是喜出望外,与孙子十几天的接触之后,更是老怀开慰,果然变样了。

????如此一来,母凭子贵的柳云惠在老爷子眼里都有全新的地位,甚至老人家让柳云惠放开家族内部那点小矛盾,不要去理会,为此柳云惠极是钦佩公公的伟阔胸襟,因为柳家人一直不大看得起现在的唐天则,在他们看来,唐家老爷子上世纪九十代初就退隐了,再也掌控不了大局了,不然唐天则何止于蹲在江中省升不上去,升不上去就不说了,还被扔到江陵了。

????这样的话柳家人更以为唐老爷子没什么影响力了,可能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自然规律。

????可是柳家人不知道那些头头脑脑三天两头的上青竹山向老爷子汇报重大的决策,没有一项重大决策是老爷子不参与意见的,他不点头这项决策出台都难,叱咤风云的还是青竹山上的那个老头儿,只是老人家太低调一些而已,别人也不会说,自然好多人就不清楚情况了。

????唐生不想找老妈出面解决这些琐碎事,他在努力的重塑自己在母亲心目中的好儿子形象,十七岁以前让老妈操够了心,他发誓以后都不叫老妈再替自己操心那些琐事了,其实柳云惠能不操心吗?在母亲的眼里,你就是活到六十岁成了老头儿,她仍当你是个孩子的。

????拿儿子的花心问题来说,柳云惠就包容着,她自问,让自己处在唐瑾那个位置,都不会容忍唐生那么胡来的,光是知道的就有蔷蔷和宁欣给儿子祸害了,不知道的指不定还有几个。

????所以柳云惠对唐瑾特别好,拿她自己的亲生女儿看待,而唐瑾也懂事,也包容着唐生。

????有些人呢非得这么宠着惯着,你不包容他,你可能永远的失去他,除非你能改变他!

????改变唐生?别说是唐瑾做不到,就是柳云惠也做不到,只有唐生自己能够改变自己吧。

????今儿不是把秦海洋和井明宽两个一中的公子哥给踹了吗?先不说他们会不会去告他们家人,自己这边先得做准备呀,尤其那个姓秦的,非得把他彻底的收拾老实了,不然后患无穷,唐瑾在这边又没有护着她,光靠老妈是不行的,象今天这种事,老妈怎么帮得上忙?

????唐生是来和关窦二位铺垫关系的,光靠关瑾琇也不行,主要是窦云辉现在很强势,省委的第三把手,专职的副书记,又是刚从外省调过来新大员,很惹眼的说,老窦家是什么背景,下面那些官员都不太明白,谁知道人家和那一系有深厚关系的?没摸清之前,谁会去惹他?

????话说窦云辉刚到江中省也是有点小忐忑的,窦家的人脉关系和政治基底还是比较弱的,直到目前也没有靠上那一方面,可是今晚一顿吃的窦云辉心里头亮堂了,攀上唐家人了。

????感情我前妻关家已经和唐家人有联系了?窦云辉也是感叹不已,关老爷子定论的事,在京的高官世族心里全有数,主要是看唐老爷子的态度,他有明朗的态度,一切都好解决的。

????正如自己所料那样,关老爷子的定论给予了相当高的规格,只是没想到,关唐两家有了联系,更知道小姨子关瑾瑜在江陵和唐天则去年就同盟了,由此可见这层关系铺垫的不错。

????之前可没想到啊,老唐家的嫡子居然神不知鬼不觉的隐匿在小小的江陵市当市委书记。

????和窦云辉的接触谈话从餐桌上移进了客厅,陈姐帮着关瑾琇收拾菜肴盘碗,她脱了外套的,露出肩背式枪套和腋下银色的枪把,紧身T恤束出无限美好的上身曲线,饱实挺硕的峰峦随着动作颤巍巍的轻抖着,因被枪套束着双肩部位,致使她那个部位更加突凸显眼了。

????窦云辉倒不会被陈姐诱惑的曲线所吸引,但对她腋下的挎枪很感兴趣,悄悄问了唐生。

????唐生也不瞒他,只说是青竹山老爷子身边的医卫官,因为自己身体出了点小状况,老爷子不放心,就让医卫官这段时间就跟着孙子了,窦云辉恍然大悟了,原来是中警局的内卫。

????“全省的工作今年要做重要的调整,内部消息已经通知下来,4月份有政策出台,我听豆豆妈说,生哥儿在江陵创建的生瑾集团很耀眼啊,支持全省经济建设方面还是要借助民营资本的力量,许多国企暮气沉沉,焕发不出干劲儿了,贪腐事件缕禁不绝,工作不好抓啊。”

????窦云辉听关瑾琇说的这些全是关瑾瑜透露的,也算是告诉了姐夫了一些内幕,按说高官子弟不许涉及商业,而瑾生的董事长和总经理都和唐生八杆子打不着,表面上看没关系的,可她们全是二世祖最贴心的女人,这一点窦云辉心里有数,老唐家这个孙子,安排的不错。

????既然关瑾琇把底儿都透了,老窦也就有啥说啥了,不遮遮掩掩的,话说自己老婆的一条命还是人家救的呢,心中自然是存着无限的感激,又听关瑾琇说女儿和唐生的关系也复杂。

????这叫窦副书记很纠结啊,如果不是老唐家的嫡孙,这事自己管定了,可就凭唐生这个身份,怎么干涉啊?就算要原则的去拆分他们,这么做就显得你窦云辉高大了?当年你不也拈花惹草的吗?不然能叫关院长守活寡十六年?一想到这些他就没气了,让老婆去处理好了。

????“窦伯伯,瑾生的发展是从江陵起步的,眼下已经有凤城占略了,预计今晚两个,要拓展到更广阔的地域和行业中去,围绕江陵周边的城市形成瑾生的商业基地,但是不投资国民基础产业是不行的,这方面的投资力度小了也不行,所以不是那么好开展工作,借助政府是肯定的,民营资本就算是国企主力军的附属和补充,也真是不可缺少,有吃肉就有喝汤的。”

????“哈,为话形容的贴切,政策上有优势的话,喝汤也能喝的很肥嘛,我刚到江中来,一些情况还不太了解,另外我这个专职党建人事工作的副书记,在经济领域怕是说话没份量。”

????“那是您谦虚了,重大决策都得上常委会去讨论,上了会您就有发言权,何况您之前是常务副省长,对经济工作有充分的认识是丰富的经验,我想这一点江中的诸位领导心里是有数的,某些提法上了会议,他们要是不重视您的意见,我都不相信啊,八成您也别想闲着。”

????这也算是一记小小的马屁了,拍的窦云辉很舒服,“生哥儿啊,各司其职,不敢僭越哦!”

????这是一句客气话,不僭越未必是本份,发言那是权利,第三号人物的意见谁不重视呢?

????经过了这翻勾通,双方的距离一下就拉近了,唐生也谈了许多想法,都是关于经济方面的见解和前瞻,这是窦云辉的强项,他听罢也是频频点头,暗赞小唐生的这份见识厉害。

????关瑾琇和陈姐收拾完之后,又给他们俩人上了香茶,关大院长也坐了下来,瞅着唐生的目光那真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叫一个顺眼呐,于是,他们又聊起来时,唐生手机响了。

????呃,是那个井明宽打来的电话,唐生心说,这个电话来的好啊,正好让我在这里备案。

????“井明宽,怎么着吧?你随便划下个道道来,我接着就是了,踹你那是你活该,有些话你不该讲的,你懂不?别说是你,你父亲井俊安也未必敢讲,你说你懂个屁呀?咋咋唬唬的,怎么你以为唐生同学我是给谁吓大的吗?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怕过谁啊?你装大尾巴狼呢?”

????唐生是故意在关大院长和窦副书记喷这个井明宽,挂了手机后对有点诧异的二人道:“关妈妈,窦伯伯,不用这么瞅我,只是一点小屁事,话说半年没回我的母校看看了,今儿一到省城就去了趟母校,结果在校门口遭遇了几个公子们,老是以前的老冤家了,这不,起了点口小角,秦光远的儿子秦海洋就上来动手,给我踹趴下了,井俊安的儿子井明宽也象个泼妇骂街,还说要把唐天则放在县里面去当县委书记?我真要笑了,他以为他老子是谁呀?”

????关大院长和窦副书记苦笑了,关院长转过头朝老窦问,“井俊安好象是省委宣传部的?”

????“嗯,他是宣传部的常务副职,马上就要召开省人代会了,这几天省委在酝酿副省长人选,好象我见有井俊安的名字,也有南丰市长秦光远,不过这个秦光远的资历差了一点。”

????唐生撇了撇嘴,“唉,窦伯,老井同志现在还没上副省级呢,他儿子就这样了,这要是他当了副省长,我估计井明宽敢追到江陵去把我痛揍一顿啊,我怕怕不行,关妈妈救我啊!”

????噗,关瑾琇和陈姐都笑喷了,老窦也是摇头哈哈的笑,关瑾琇指了一下陈姐,笑道:“他敢揍你啊?有陈姐在你身边,我不信谁能把你给揍了,倒是说,这些高官子弟们有点过了。”

????“那个秦海洋就更不用说了,彻头彻尾一个校园"qiang jian"犯,祸害在他手上的少女没有五十个也有三十个,光是我数得上名的强暴就有十几个,我没转到江陵时,和那小子在一中并称两大小色狼,不过关妈妈,我色是色在嘴上和手上了,可从没敢动真格的,那小子比我牛的多啊,在校园里就敢脱了裤子上,人称活牲口,但是没人惹得起人家,徒呼奈何?”

????“哟,生哥儿,你今儿不光是来吃饭的吧?还附带着给这两个人上眼药的重任?”

????关瑾琇这么一说,窦云辉也是笑了,唐生毫不脸红的道:“那是,关妈妈,您就瞅瞅我这样的良家少年,要是没点嫉恶如仇的血性谁信啊?路见不平时,我是频频的拔刀上阵,为民请命啊,为民除害啊,就是手里没枪,要不是把他们都崩了,所以只能在您这告状了。”

????嗯,备案工作结束了,笑笑说说的好似开玩笑,其实已经把井某人和秦某人给卖进去了。

????窦云辉是干啥的?啊?人家是省委专管干部的专职副书记啊,在人权上的权力大如天的说,酝酿哪一位升官什么的,先是省委组织,然后就上报专职副书记,老窦这里一卡了你,连上常委会研究的机会都没有了,除非你走省委某常委的门路,由他来和老窦私下勾通。

????现在这俩人都被唐生把眼药上足了,还勾通个屁呀?老窦要是肯点头那才是怪事了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