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339章 长山送灵(13)【第1 更】-极品太子爷 ag贵宾|官网,好玩的ag视讯玩法|优惠,ag积分|官方网站

极品太子爷

第0339章 长山送灵(13)【第1 更】

第0339章 长山送灵(13)【第1 更】2017-11-15 16:11:46Ctrl+D 收藏本站

????唐生还真是把宁萌给一路背回来的,就这一圈起码也走了五七公里的路,他还真行。

????等他们回来时,宁家大院门口,宁天佑正和荣老四在说话,感情是荣老四追到了宁家庄来,兴许他是有情况要来说吧,市里风云突变,因为省纪委的专案组下来了,万众瞩目之。

????直到今天也没有传出荣国华副市长被双规的说法,可见这里有很深的内幕,虽然在某些层面,好多人都认定荣副市长这次栽定了,但是最终的结果没有出来之前,谁也不敢肯定。

????荣老四望着一行人风尘朴朴的回转,唐生更背着外甥女宁萌,心说,这丫头怎么了?

????“老四,你怎么来了?”荣丽华和倪燕一起过来,老四肯定是收集到了一些新动向。

????“姐,省纪委专案组下来了,三哥这回兴许有救了,前一阵子省府市长秦光远给拿下来,就是这个洪副书记办的,很年轻,很有魄力啊,我估摸着,那个姓黄的也会害怕的吧?”

????荣丽华听的眼一亮,省城秦市长被查一事,已经公开了,翻出的事不少,在停职调查没见天后就给双规了,并且弄去了ZJW,而那位洪兆刚副书记却是风头正劲,他竟来了长山。

????倪燕的眼眸也是亮了起来,但愿这位洪副书记能把丈夫的案给翻了,可是有一些‘铁证如山’的证据又无从解释,查不清的话,很难洗脱丈夫的嫌疑,只怕侥幸过了这一关,仕途也完了,眼下真的不敢奢求太多,必竟在长山,姓黄的掌着大权,地方上配合调查,这里面猫腻就大了,能不能真的查清问题,谁又知道呢?强龙不压地头蛇啊,姓黄的在长山经营多年,其势力坚若铁壁,且无孔不入,哪个口上没他的人在?所以说想查出真相,太难了。

????不光是倪燕有这种担忧,在场的这些人都有这种担忧,除了唐生之外吧,连宁欣都不知道这家伙怎么安排的,宁天佑看见二闺女爬在唐生背上,就问她怎么了?宁萌说是脚崴了。

????只有荣梓紫知道宁萌崴脚是假的,但她也挺佩服宁萌的,居然真让唐生一路背了回来,也不怕把他给累死?而且也十分佩服唐生的体力,竟是一直背着她都没休息过,好厉害的。

????其实半路上宁萌就说要下来的,她也是怕把唐生累坏了,唐生却说,“别下来了,下来了你假装崴脚的事不是曝光了?”宁萌那个羞呀,那个气呀,“谁假崴脚了?你少胡说。”

????背到门口了,更不能下来了,唐生直接把她背进家去放到了炕上,小声道:“就在炕上缩着吧,别下地啊,不然又露馅儿了,呵!”宁萌气坏了,狠狠擂了他一拳,“你去死啊!”

????唐生出来后就和宁欣小声说话,宁欣听了爷爷那句醒世的说话,有些东西就突然看开了,但是心里仍不能一下接受唐生和妹妹的接触,就小声啐他,“我说你,离她远点行不?”

????“我也是这么想的,宁政委,说实话,你哪都比她大,她那么青涩,我能看上她吗?”

????“真想揍你一顿,快点出去,我四舅要和你聊一聊呢。”宁欣真是拿唐生一点办法的。

????唐生扁了扁嘴,“哦,对了,这趟来长山,我总归是要有点收获的吧?比如想拉你舅舅入股瑾生,你倒是向我透露丵点荣家集团的底子呀,诸如荣氏资本有多厚,最近发展如何等。”

????“哎哟,我的小祖宗,我三舅的事就把我给烦死丵了,你还有心情谈生意啊?你有这个心情,别人也有吗?拜托你了,我求求你了,千万别谈生意好不?等我三舅的事处理完再说。”

????“我这不是转注他们的视线吗?省得他们都为你三舅操心,其实咱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你四舅刚才不是说来了个什么洪青天吗?咱们就应该相信党相信政丵府相信组织,对不?”

????宁欣吊起了白眸,银牙挫着,恨的他有点牙根发痒了,唐生还调笑她,“想亲我了?”

????“滚,气死我了。”宁欣伸手拧他,做的还是比较隐晦的,怕人看见呗,唐生也没感觉到疼,就朝大门口去了,那里宁天佑荣丽华倪燕荣老四都等着呢,目光还朝这边看。

????宁欣也赶紧转身进了房去,她是来找妹妹的,即便是亲妹妹,宁欣也会吃醋啊,尤其是亲妹妹,怎么能和姐姐的男人暖昧呢?有悖常伦啊,就算爷爷陌视世俗的一切,那是他修为高深,可自己还没达到那个高度呢,进来就看见宁萌坐在炕上趴窗台上瞅院里的情况呢。

????宁欣一伸手照她半翘起来的小屁股就给了一巴掌,煽的宁萌哇哇的叫,“怎么了啊?”

????“哪只脚崴了?我给你揉揉,”宁欣瞪着妹妹,宁萌有些心慌了,姐姐看出来了吗?

????“快点说?”宁欣面色不善,“没崴吗?你装什么呀?是不是给唐生背着很舒服?”

????宁欣就是能接受别人和唐生暖味,目前也接受不了妹妹和唐生进一步的接触,所以她冒火了,一路上都不知多少次瞅着趴在唐生背上的宁萌,好几次看见唐生的手兜着她的屁股。

????宁萌也是个倔脾气,看姐姐一付教训人的模样,还来揭穿自己的小把戏,她也不服了。

????“是啊,就是舒服,你眼红了吗?你自己嫁不出去还不让我和我的男同学有来往吗?”

????“你要不要脸了?你才上高二,居然就想着和男同学来往?你居然也说得出口吗?”

????“怎么说不出口啊?我们来往很正常的,只是同学间那种来往,又没有越轨,不行吗?”

????宁欣冷笑了,“没有越轨?屁股都被人家兜着了,还没有越轨?你说要怎么越轨啊?”

????宁萌还是伸着脖子辩论,“不兜着屁股怎么背人啊?他会很累的,这不是为了省劲儿吗?”说着这些话,宁萌心里也莫明其妙了,我之前还不是怪他吗?怎么现在替他辩解了呢?

????“我真想煽你,还嘴硬?宁萌,我告诉你,你最好离唐生远点,你们现在太小了。”

????“你敢?你煽我试试?看我会不会靠老妈说你欺负我?我和他又没什么,是你想歪了。”

????被妹妹顶嘴,姐姐的威严荡然无存,宁欣一扬手,煽了宁萌很轻脆一个耳刮子,啪!

????然后两个人全怔住了,宁欣是煽完就后悔了,我这么不淡定啊?爷爷不是说了,有些事是拦不住的,非要阻止,可能发生其它的意外悲剧,我到底做了什么?我怕妹妹和他接触?

????“姐姐,你真打我?”宁萌那眼泪哗一下溢出来了,其实打的又不疼,宁欣没用什么劲儿,只是一时气不过没收住手煽了她一记,宁萌就捂着脸哭了,从小到姐姐没煽过她耳刮的,打是打过,可以前只会拧一把或打打屁股而已,这回给煽耳光了,她的不让我和唐生接触?

????宁欣心里也是一酸,妹妹一付楚楚可怜的神情,清泪滑了两行,她顿时就心软了,把她拉过来轻轻的搂在怀中,替她把眼泪抹掉,柔声的道:“小萌,姐姐是为你好,明白吗?”

????“为我好?就不许我和唐生来往吗?我和他真没什么,姐姐为什么不许我们来往呀?”

????望着妹妹仰起的带雨梨花小俏脸,宁欣能说什么呢?说唐生是你姐夫,你们不能来往,这个话是打死也说不出口的,她微叹道:“小萌,你现在太小,你目前的任务就是学习。”

????“姐,你和唐生经常在一起吧?你是不是也喜欢他?我发现你在他面前好象很温顺?”

????宁欣的怦怦的跳呀,悄悄深呼吸着,尽量装出很平静的模样道:“开什么玩笑呀?我喜欢他也是姐姐对弟弟那种喜欢,什么温顺呀?我是他干姐姐,总不能一天就瞪着眼吧?”

????“哦……也是,姐,我是担心你和唐生发展成姐弟恋呀,你说那多丢人啊?是不是?”

????宁欣纠结了,怎么姐弟恋很丢人吗?妹妹居然反过来操自己的心?到底谁是姐姐呀?

????不过她还是猜中了,唉,小萌,我和唐生是那个啥了,可是可是有许多原因的嘛,我也不是特别喜欢姐弟恋,唐生他只是年龄小一点,心理和那啥都很成熟的,这些你不知道。

????“你瞎说什么啊?另外说,姐弟恋这个群体难道很受社会的岐视吗?我不知道啊。”

????“姐,这样很危险的,你知道吗?唐生很流氓的,你又这么漂亮,我怕你给欺负了,以后呀,你也要离他远点,那家伙眼珠子就往女人这上面瞅,太坏了。”宁萌指了指姐姐的胸。

????呃!宁欣无比郁闷了,我是来教育你的对不?怎么现在好象是你在教育我了?晕死!

????“唉,我懒得和你说了,我先出去了,你要是脚疼就别下地了,就给我乖乖呆在这。”

????宁欣想走了,却给宁萌一把揪住,这丫头搂紧姐姐撒娇了,“姐,人家还有问题问你。”

????“好好好,你快点问,”宁欣其实心里很疼妹妹的,打她也是象征性轻轻打一下而已。

????宁萌突然有点脸红,美眸中有怯怯的神情流露,“姐,你说男的是很在意这里大不大?”

????说着话的同时,她的纤纤细指又捅到姐姐胸前的凸起之处了,宁欣瞪眼了,“我说你这丫头一天鬼想些什么?唉,我真服你了,好吧,就算他们会在乎这些,可你的也不小吧?”

????“什么不小啊?咱们家这些人就我的最小,你妈妈三舅妈紫表姐,都比我的大。”

????“是啊,这很正常,因为我们都比你大,等我叫你姐姐的时候,你的就大过我的了。”

????噗,宁萌突然笑喷了,还是勾住姐姐不让她走,“姐,你以前没煽过我耳光的,这次…”

????“这次是失手了,谁让你丫头气我来着?这事不许告诉老妈,不然我会揍死你的。”

????“做姐姐的就是好,可以随心所欲的欺负妹妹,哎哟,我不敢了,我不告就是了……”

????外面的唐生和宁天佑荣丽华倪燕荣老四一起说着话,大家现在对他看法变了,总是想听听他的意见,唐生却是打哈哈,“查案什么的,不关咱们的事,有些事总会查清的嘛。”

????荣老四听他这么说,略感失望,却是小声和姐夫道:“姐夫,你说姓黄的会不会拉关系?”

????宁天佑浓眉一蹙,苦笑道:“天晓得!”他抬起手指了指天,这话叫荣丽华倪燕心一沉。

????唐生却望着渐渐放晴的天,似自言自语道:“连着三两天的阴雨过去了,天在放晴,雨后的晴空才能看到靓丽的彩虹,风雨中更能锤炼人的毅志,有些人走过风风雨雨会更坚强。”

????他突然说这个话,似有点莫名其妙,但身周的几个人隐隐感觉他另有所指,宁欣刚好走过来,也听到了唐生的说话,她比老爸他们更清楚唐生在指什么,因为她清楚他的身份。

????前夜把陈二黑和他情妇拿下的事,就是陈姐和自己唐生三个人知道,其它的人不清楚。

????又聊了一会,荣老四就走了,他呆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倒是里面的宁家人窃窃私语的说叼荣家的事,他们也知道荣国华这回完了,老小宁天夏还说风凉话,“二嫂以后也不拽了吧?你们看看她那个样子,拿姿做态的,好象多大的官太太?这回可好,脸拉这么长。”

????宁天夏和宁天佑的四弟,是长山市里做买卖的,好赖不说宁家老大也是县长,关系多少还是有一点的,所以他的小买卖这二年也做大了,家里面多了不敢说,百八十万也是有的。

????二哥天佑在江陵,听说也混的风生水起,当上区委书记了,过年时还说去江陵做买卖让二哥帮帮忙,当时二哥还没说什么话,二嫂倒是回了一句,说你二哥也帮不了多大的忙。

????这下老四就对二嫂有意见了,此次荣家老三出了事,宁家人也就那个样子,因为荣家在长山官商两界都有名气,不大看得起宁家,所以两下也来往的少,主要和宁天佑在江陵有关。

????宁欣耳朵,离得不远,自然能听到四叔说的这些话,秀眉蹙了,家里人对老妈有看法。

????唐生见宁欣蹙着眉出来,知道她刚进屋找了宁萌,还以为那丫头告了什么状,心虚了。

????荣老四一走,大家全进家了,宁欣却把唐生劫在院门口,“那个陈二黑,准备怎么办?”

????“晚上咱们进城一趟吧,有些客人远道而来,就把陈二黑李某和刘女交给他们吧。”

????宁欣心头一跳,美眸就亮了,心知是唐生找来了新的帮手吧?“是哪方的人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