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0400章 被瑾瑜骂人渣-极品太子爷 ag贵宾|官网,好玩的ag视讯玩法|优惠,ag积分|官方网站

极品太子爷

第0400章 被瑾瑜骂人渣

第0400章 被瑾瑜骂人渣2017-11-15 16:13:7Ctrl+D 收藏本站

????罗坚绝对想不到自只已经分居的妻子罗梅被人家盯上了,人不暴露一些缺点也不好。

????象现在,罗坚几乎没有什么可以被别人捏在手里的把柄或痛脚,但有些人非要朝他下手,就会从各个方面入手了,唐生目光何等精准?罗婆和妻子的分居,他一眼就瞧出了有问题。

????陈姐把端木真送来的一些材料看了,大体是关于罗梅这个女人的生活习惯性格特点工作中的表现单位里的评价等等,还有监听到的一点东西,是和罗坚通电话时吵的几句。

????“孩子近来还好吧?周末我想带他出去玩一圈,近期要有什么人搔扰你,就告诉我!”

????“不用你来关心我,孩子在她姥姥家,你要带她的话就去接好了,我也不会干涉,有没有人来棰扰我,那是我的事,既然我们已经离了婚,你也不用操心这些的,没事我挂了?”

????“等等”我的意思是近期发生了一些事,万一,我是说万一有陌生人接触你……”

????“接触我干什么?我又干坏事,罗家的事与我无关,你放心,关于我们之间的任何事我不会说什么的,你必竟是我女儿的父亲,我就是被雷劈也得为了我女儿守严了这张嘴!”

????“其实,罗梅……有些事不是那样的,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仍然爱你……”

????“你少不要脸,口口产声说爱我,你趴在她肚皮上爱我吗?换一个女人我也许为了女儿会忍气吞声,她,我绝对不会原来你的,现在说这些没意义了,我们不是已经离婚了吗?只是对外说分居,为了维护你副市长的尊严和面子,我的牺牲还不够大吗?我可以再嫁吗?”

????“罗梅,我知道我……唉,等我调离了江陵或你调开这里,你就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就这么一段对话叫人联想到好多关于罗坚的秘密,她,是谁?罗副市长的秘密"qing ren"究竞是谁?这个女人一定知道罗坚的好多秘密,罗坚知道是谁,罗梅也知道是谁,瞄准后者吧!

????只要能挖裙出罗坚一丁点秘密,就能以此做为突破口迅速扩大战果,直至整翻他!

????在关瑾瑜的房间里,唐生坐在沙发上拧着剑眉在思索,瑾瑜也在思索着,她,是谁?

????陈姐为他们泡了茶,也默默的坐在一边,其实她本来要避出去的,但今天唐生吩咐她跟紧了,怕关瑾瑜放不太开,昨天发生的微妙情况明显影响到了瑾瑜的夜休,她眸子发红着,肯定是昨夜没睡好,而且还哭过的,唉,这是何苦来哉,可怜的女人,被世俗禁锢死了。

????就如同看到了这份监听来的对话,关瑾瑜有一种奇怪直觉,是女性的直觉,她隐隐察觉到了1她,是谁,唐生一边思索一边望关瑾瑜,“小姨,那个1她,很关键,你想到是谁了吗?这二年你也罗坚共事,多多少少对他应当有点了解的吧?我对这个人可是不太清楚!”

????关瑾瑜感情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没有说出来,看了一眼陈姐才道:“我也没想到。”

????这个神情很怪异,唐生摸了一下鼻子,怎么陈姐妨碍我们交流了?我还怕你心里放不开,故意让陈姐留下的,看来我是太敏感太不放开了,想到这里,他转头朝陈姐打了个眼色。

????陈姐会意,假装掏出手机看了看,“我出去一下”,她含笑朝关瑾瑜示意后就走了。

????这一下弄得的关瑾瑜有点小尴尬,只待陈姐出去关上了门,她才剜了唐生一眼,似是填怪,唐生苦笑了,“小姨,不是我的错吧?你昨夜肯定未睡好,我扶你进卧室先歇着吧!”

????“是没睡好,隔壁是王静睡的屋吧?昨天好象闹老鼠了,啃的床一直响,烦死人。”

????唐生的脸顿时变成了猪肝儿色的,亏他脸皮厚,还干笑道:“是吗?回头我问问她。”

????关瑾瑜翻了个白眼,“有些人的脸皮比城墙厚的多,过来扶我进去。”她美眸剁着唐生。

????暴汗,小姨也不是傻子,床给啃的动静很大,要不是王静自己发神经,就是被瑾生宫唯一的恶狼给欺负了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结合小恶狼膘红的猪肝儿脸,可以确证无疑的。

????关瑾瑜心里也在叹气,都想不明白自己为何对这样一个小人渣生不出丝毫的厌憎感,反而和他暧昧了,被他搂了,抱了,脚都耍过一回了,昨天还因为他的情歌流泪了,失眠了。

????不是他和王静或其它如蔷蔷玉美这些人神经了,是自己神经了,是自己疯了吧?

????抛开自己动他动的孽思孽情,就是他和外甥女关豆豆也够那个吟的,外甥女和小姨同时恋上一个男人,关豆豆同学的情感取向是正常的,早是早了点,但所有的人都能接受,自己呢?自己和唐生相恋,谁能接受?有没?有没有一个人支特的?想到这里心中就战栗了。

????被唐生架着一条手臀,往卧室挪进去时,关瑾瑜就恨啊恨,就想把唐生摁住狠狠楱一顿。

????坐在床边时,唐生又捞起了她的小腿,小心翼翼的给她放在床上去,秀足不能穿袜子,脚中央给绷带缠着,是早晨陈姐给又换的药,纤纤玉趾稍微一丁点肿,是绷带缠久了血液循环不好引起的,陈姐说今天晚上拆了绷带就不用缠了,只在脚梁面把伤敷盖好就可以的。

????反正也不出门,另一只脚也没穿袜子,唐生就瞅了瞅,“小姨,这只好象有些肿。”

????“还不怪你呀?就为给你倒点水喝,我就付出了血的代价,你还好意思说?”

????“呃,是怪我,罚我给小姨揉脚吧。”唐生赶紧往床边坐,伸手捞起她一双小腿就架到自己大腿上来,关瑾瑜就伸手捶他,红着脸啐道:“滚开啊,不稀罕你揉。”她缩回了腿。

????唐生表情纠结起来,关瑾瑜继续填,“站起来,不许坐在床上,快点。”还伸脚端他了。

????没奈何,只好站起来,关瑾瑜的心慌才好了一些,招眸时,接触到他灼灼的目光,又心软了,唉,我是怎么了啊?唐生只是怔怔的盯着秀美的不可方物的瑾瑜市长,有点痴呆了。

????这一刻的关瑾瑜实在是美,脸上挂着绯色的晕丝,娇填着,好象个向"qing ren"撒娇的似的。

????突然大腿侧传来巨痛,唐生张了大嘴准备叫时,拧着他大腿肉的关瑾瑜瞪着美眸啐了,“你敢给我叫一声试试?憋着!”她的纤指还在用力来来回回的扭,唐生抓狂的摆脑袋。

????不过他真的把声音给咽了,瞪眼,张嘴,可怜的眼泪都挤出来了,“饶命啊,小姨!”

????“这回爽了吧?”关瑾瑜这才收手,唐生摁着大腿那个搓啊,他又一屁股坐床上去了。

????“太太太爽了,小姨恨我到这种程度了吗?你看看我的泪呀,都挤出好丹颗了啊。”

????突然,关瑾瑜伸手过去,轻轻的拭唐生脍颊上的泪,一瞬间煞气转为了无尽的娇柔。

????唐生怔住了,关瑾瑜两个手过来,棒着他的脸用拇指擦拭他的泪颗,“唐生,听我说,小姨永远是你的小姨,就让我们站在彼岸,保持一种距离默默相望不好吗?小姨不想背负更多的思想包袱,不想承受更多的心里压力,我也不否认喜欢你,但只是长辈喜欢晚辈那种。

????说到这里时,关瑾瑜粉泪涌落,美眸中尽是凄楚和痛色,心似给针扎一般,剖白了吧,让我亲手把这段孽倩埋葬了吧,以唐生的聪明,他应该能体谅我的苦衷,长痛不如短痛。

????唐生的手也上来了,覆盖住了关瑾瑜的手,她想抽离,却给他紧紧拢在大手里不放。

????“小姨,我怎么说呢?必须得承认我是个混蛋,是个人渣,爱了好几个女人,然后还爱上了小姨,真的,小姨,我很挑剔的,但是小姨深深的吸引着我,你的知性你的端秀你的风情一填一笑,都刻在我的心板儿上,昨天和王静那啥,我最后想到的是小蜘……”

????“你无耻!”关瑾瑜羞不可仰,心里却涌动着另一种奇妙感受,听他说和王静那哙时最后想的居然是自己?那不是被他给意U了吗?太可恨了,她猛的抽出手,啪,响亮的耳光。“嗯,又按耳光了,在泡每一个妞儿的过程中,挨耳光就预示着要大踏步的向前推进。

????“可以再用力点吗?”唐生把脸伸的更拼了些,“你喜欢我就是喜欢我,说什么长辈晚辈的,爱有界限吗?你的眼泪告诉我,你爱我,别骗自己了,我宁愿背个骂名,也不叫你心里孤寂凄苦,咱们不就是爱了嘛?有什么了不起的啊?什么世俗理伦呀?扯他娘个蛋!”

????二世祖骨髓里潜伏的狂野精粹又爆发了,突然就将关瑾瑜抱住了,“你混蛋,放开我!”

????“不放,你说你爱我,我就放开你。”唐生大力的把她身子抱到自己大腿上去了。

????关瑾瑜泪纷纷的拼命挣扎,捶打他的双肩,“唐生,你是个混蛋,快放开我,我不说!”

????唐生圈紧她的腰肢,一只手兜住她的丰臀大力捏了把,然后就吻她,关瑾瑜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势吓的浑身发软了,当她再次清明过来时,发现自己给他摁在床上,胸前酥涨并爽感迸溅着,唐生的一只手在揉那里,她终于呜咽的哭出来,这一声悲声把唐生也哭的醒了。

????“呃,我我做了什么?小姨,小姨,我我我是迷晕头了……”

????“滚……”关瑾瑜又一个大耳光煽过来,气死了,居然被他这样非礼了?

????唐生及时把手垫进去,致使瑾瑜这一记耳光打在他手背上,他苦笑的退低身子,没滚,却是把瑾瑜的那只秀足拿住,亲吻她的足尖,“刁姨,对不起,我有点激动,但我爱你!”

????“人渣,我想杀了你!”关瑾瑜捂着脸哭,心里的无形大石却消失了,那枷锁被踏碎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